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洲满城太监  

2012-05-08 22:1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过去的周末,是欧洲的超级选举日,最瞩目的,自然是法国总统选举次轮投票,萨尔科齐( Nicolas Sarkozy)的总统生涯终告「煞科」,由左派政党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 Francois Hollande)胜出。 

萨尔科齐2007年时以超高民望当选,但5年下来,民望有如曾特首般水银泻地,今次为争取连任,连5年前刚当选时,接受富豪款待坐私人游艇的旧闻,都要道歉再三。奈何形势比人强,选民面对当地12年高的10%失业率,高达 GDP86%的国债,呆滞的经济,以及一波又一波的紧缩方案,已失去对萨尔科齐的耐性。 

另一边厢,希腊的国会大选,两大执政党均未能取得逾半数议席,反而极左及极右的小党得票不少,令希腊要组多党联合政府,以避免变成悬空国会( Hung Parliament),或要再次举行大选。

 

各国皆「谁执政,谁输」

其实以上的选举结果并不叫人意外,与上周英国及德国的地方选举,选情可说相当一致,都是「谁执政,谁输」,当执政党要痛下杀手,要求通过公务员减薪三成、延长退休年龄,兼夹大举加税,但同时间选民又看不到经济有起色,高失业率依旧,于是选民眼中的执政党,越看越似林公公,民望插水的情况亦相若,下场当然无法避免。 

执政党失势,有时也并非因为出现了一个「好打得」的选择,很可能只是选民不想眼寃,觉得衰无可衰,变好过不变,也懒理摆在面前的另一个,是否心水之选,是左是中还是右。于是法国17年来首次选出左翼政党执政,希腊则同时向左走向右走,让极左极右政党尝到甜头,德国之前则有鼓吹取消版权的海盗党冒起,英国地方选举,则重投工党怀抱,而西班牙则选出右倾政党,总之是禾雀乱飞。 

我认为,这种以为变好过不变的心态,注定失望。好像今次法国新上台的总统奥朗德,受惠于要撵走萨尔科齐的选票,多于认同其政纲的选票。事实上,市场对奥朗德颇有戒心,《经济学人》直截了当指他「很危险」,他也说过「金融世界是我的真正敌人」,其竞选政纲正是向银行及油公司征特别税,又会向高薪人士征收高达75%的入息税。他又多次表明,不认同之前德法力推的财政紧缩方案,要加入更多刺激增长的措施,其上任后首要任务,便是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讲数。

 

法德救欧默契不再复见

市场最怕昔日萨尔科齐与默克尔携手处理欧债危机的默契将不复见,日后欧元区的合作便失去强力推手。我却认为,奥朗德在选举前说过甚么,根本不必太认真,欧债问题并非欧洲自己解决得了,也不是换了人便可以把一切推倒重来,奥朗德若侧重刺激增长,便意味放慢减债,若后者令债息上升,则前者的效果便打折扣,奥朗德很快会知道,其政策像在泥沼中寸步难行,一个搞不好,自己将会变成另一个太监 

希腊股市昨晚一度急跌近8%,欧元也曾跌破支持位,本来政党大执位,金融市场的寻常波动不用太介怀,但对政府及银行均一屁股债的国家,这些不明朗随时加大复康的难度,还是尽量避免为妙。

  评论这张
 
阅读(4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