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改革的变与不变  

2012-03-06 20:0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析中国一句老掉牙的评语是,中国不是一个中国,意思是中国多面和善变。过去 30年中国政经环境不停在变,观察者最主要工作就是分析这个「变」,例如观察者现在最关心的经济问题,是政府会否改变现行的维稳策略,重走四年前金融海啸之后,以宽松政策刺激经济,这问题直接影响中港股市环境。我想从中国 2012年的「变」来分析中港股市。

所有关于中国的政经问题,都可以放进一个分析中国的基本框架。在框架中可清楚见到,关于中国会否重走宽松政策的评论,其实都是「结果」,而「原因」维系在中国政府改革经济的决心。换句话说,分析中国基本框架是分析中国经济改革。

中国之所以不止一个中国,在于所有领导人赞成经济改革的必要,但在改革的内容,包括宽度、深度、速度等,有可能出现分歧。长远方向是建立强大繁荣的中国,但领导人对短期内发生事情的接受程度,持不同意见。

2012年是中国政府换班年, 10月将会出现全新领导班子,虽然中国领导层换班的可预测性甚高,但换班在即,领导层扭转现行政策,在 2012年改走宽松策略的可能性不高。

结构性问题 短期难解决

2012年不似是中国领导层决断的一年,在经济改革的大题目上,难免有拖泥带水的感觉。四年前宽松政策的后遗症,例如过度投资带来浪费和贪污,丑事四处可见,这些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另一些结构性问题,例如经济上过度依赖由政府牵头的投资、转型至消费带动的经济步伐过慢,短期内也不会有突破。

2012年中港股市,投资者心态跟中国领导层差不多,主要是观望。然而欠缺突破不代表经济改革停滞不前,我的看法是,欠缺突破等于照旧,而照旧是稳步改革经济。改革经济的基调不变, 2012年有可能是为下一个中港牛市打好基础的一年。

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很明显,看好中国的人相信中国自有解决方法,看淡中国的人认为问题大至无法解决。欧美经济疲弱,其他新兴国家的经济问题比中国更严重,外围因素不佳,凸显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风险。中国领导层换班后,短期内未必会决断地处理经济结构性问题,然而能否彻底解决问题不是最重要,重点是领导层是否有心去加强经济改革的力度。

30年来,中国经济改革有一个主题: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中国经济改革路不是一条直线平稳地前进,过程中有快有慢,有进有退,但这个主题的重要性未减退过。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是为 14亿人带来经济诱因,在经济范围中扩阔自由度,让人民有机会享受努力的果实。虽然政府有形之手无处不在,稍稍释放出的经济力量,已大至翻天覆地。

从中国经济改革历史可见,虽然主题方向看法一致,但领导层对改革有着不同的诠释,对改革的成绩有很大影响。以国企改革为例,由早年的股权改革到近年管理权改革,国企在中国经济的角色不停在变,由早年「国退民进」到近年「国进民退」,国企的身份从被整理对象变成经济火车头。「国进民退」不代表经济改革的主题开倒车,走回计划经济,而是中国选择以国企为首,开拓出一条由国家领导走向市场经济的特别轨道。

国营资本主义 国企引路

最近《经济学人》便以这种特殊经济发展模式为题,深入探讨新兴经济的热门发展模式,称之为 State Capitalism(国家资本主义),其中重点是分析中国「国进民退」策略。细看之下, State Capitalism未必是一个 Oxymoron,「国营」和「资本主义」表面上可共融,中国便是活生生例子。中国不打算走回计划经济,相反,政府决心进一步走向市场经济,并且由国企引路。

今日国企不再老套守旧,采取最潮的企管方式,聘请最顶尖的企管人,不只在中国做大做强,还四出收购海外资产,并且由早年集中收购资源,到近年涉足金融、服务等行业。这种发展模式能否持久有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日后我再找机会分析,现在较有兴趣是,中国领导层在 2012年换班前后对经济改革的看法。

中国领导层实行集体领导制,这群人作出的决定有它的特性,是在不影响改革主题的前提下,在效率与和谐的光谱两端之间游走。 90年代 Low-hanging Fruit满布的年代,政府经济改革自信心处于超高时期,在朱镕基总理带领下,大刀阔斧作出多项重要措施,改革基调是抓大放小,以效率行先。 1998年金融风暴后,中国虽不直接受到重大影响,但目睹邻近新兴市场一个个倒下,加上经济改革多方面遇到瓶颈,令经济改革的自信心受挫。尤其在社会稳定方面,更步步为营, 2000年之后改革基调变为以和谐行先。

打和谐牌 牺牲经济增长

中国近年劳动政策全面向劳工倾斜,便是和谐改革的例子。以工业为例,工厂面对成本上升、定单放缓,厂商不停呼吁政府考虑暂缓最低工资上升,从而减轻工厂的成本压力,但政府衡量得失之后,决定继续提高最低工资。两害取其轻下,政府继续向劳工倾斜,一切以社会和谐为重。

2012年中国领导层换班在即,在经济改革光谱上,政府策略是更加走向和谐的一端。和谐之得,难免代表效率之失,中国经济增长已现疲态,以往在一旺遮三丑的环境下,效率或者不是至为重要,但中国面对内外夹击,效率的重要性被放大,现领导层以和谐行先的策略越见不合理。

即将接班的领导层现在也身在领导层重要位置,他们知道问题所在,也知道解决方法是在改革光谱上重新走向效率的一端。或者这是我的主观愿望,我相信接班的领导者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新领导层拥有全新任期,有资格或甚至有必要重新检讨经济改革的内容,特别是效率与和谐的取舍。

讲效率 补贴垄断快消失

假如我的主观愿望成真,一个较注重效率的中国,对投资者有很大影响。中国经济走向效率,首要工作是扭转不公平的市场行为,补贴、垄断等不合理政策将会逐渐消失,将来的受害者是现在的得益者,例如银行、电讯、石油和其他资源行业等。因为受到政府硬性指导,银行业赚钱赚到不好意思,虽然怪象在中国可维持一段长时间,我依然相信银行业的欢乐时光即将完结,原因是银行是和谐改革的得益者。当然,中国政策改变不会一刀切,会循序渐进令震荡减到最低。

将来受害者行业现在占中港股市最大比重,如果这些行业受到负面冲击,中港股市短期内可能受震荡。将来得益者是现在得不到政府扶持的行业,例如内需、服务等,这些企业习惯了竞争,习惯了靠自己,当经济垄断等政策倒下,这些行业的经营环境会改善,会进一步受惠。

短期的痛可望换来更稳健的长期发展根基,除非 2012年领导层换班出现意想不到的乱子,新领导层应该有足够的政治实力去推动长远有利的经济改革,以效率行先。中国经济改革的不变是走向市场化的决心,变是在效率和和谐光谱两端的角力。 2012年领导层换班可望带来新气象,不过投资者要懂得解读新气象带来的影响。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广大网友阅读,本文现改为汉语。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