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洲的信任赤字  

2012-03-25 23:4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关于欧洲的赤字问题以及纠正这一问题的需要已是老生常谈了。批评家们纷纷将矛头指向巨大的政府预算赤字。他们指责南欧国家长期背负着外部赤字。他们强调欧元区的制度性赤字——使用单一货币和单一央行,却没有其他货币联盟正常运转所必须的元素。

当然,所有这些批评都有自己的道理。但这些赤字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导致欧洲迟迟不能给这场危机画上休止符的是信任赤字。

首先,欧洲存在各国领导人与各国公众之间的信任不足。这方面最显而易见的便是前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幸运的是,他早已被踢出了政界。但即使是最坚强的欧洲领导人,也无不因为朝令夕改而丧失了追随者的信任。

比如,2月底,德国总理默克尔做出了令人惊讶的坚持:欧洲不需要加固其金融防火墙来保护其他欧元区国家免受希腊的无序违约。她坚定地宣称,德国纳税人不会再为此多花一个子儿。但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德国众议院投票赞成最近的希腊援助计划并经过足够长的时间来让她体面地承认现实,那么默克尔将会自食其言,指出欧元区毕竟还是需要更大的防火墙的。

事实上,对政客来说,体面是渴望不可及的。他们今天说要如此如此,但公众们知道,过不了几天,他们便会提出完全相反的观点。这已足以让欧洲领导人的信任度受到极大伤害。

其次,欧盟成员国之间也缺少互信。北欧之所以不愿意提供“大炮”——即为南欧国家提供更多的金融支援——原因在于它们不相信受助国能明智地使用援助资金。比如,它们担心,欧洲央行增加证券购买量——初衷是为了压低西班牙的借贷成本——的唯一效果是让西班牙政府放松其改革措施。结果,德国及其盟国只准备提供使船不至于下沉的援助,而不会保证它能够平稳航行。

第三,被要求做出牺牲的社会团体之间也缺乏互信。意大利出租车司机原因增加竞争,只要他们能确信意大利药店也这样做。但如果颁发更多的出租车执照减少了司机的收入,而药店成功地抵制了意在降低其服务成本的鼓励竞争措施,那么出租车司机就会遭受损失,而药店将会获益,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换句话说,社会信任的缺乏阻挡了结构性改革。在希腊,这一矛盾——其他人不缴更多的税,那么我也不愿因缴更多的税——尤其突出。

调查研究表明,不同社会的信任水平大相径庭。经济学家已经证明,这种观念上的差异具有深刻的历史根源。

在欧洲,迫害少数民族的历史至少长达500年,但民族和宗教冲突在最近一段时间更加普遍了。在长期受到奥斯曼帝国统治的巴尔干地区,对政府的信任度要低于碰巧由效率更高的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邻近地区。在早期居民从事农耕而不是放牧的地区,先民被迫进行了更广泛的合作,其后代在今天也更易建立起互信。

有证据表明,观念会随代际的推移而减弱。观念会以文化的形式深入社会的血液。简言之,对于信任这个问题,历史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历史学家很早就开始强调这种“路径依赖”的重要性,即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件会影响现在的结果。但他们也指出,时间具有神奇之窗,能让社会偏离已有路径。危机,即已有安排的活力出现问题之时,便是一种时间窗口。

因此,欧元区危机便为欧洲提供了建立信任的机会。欧洲各国领导人需要与选民直接对话,已建立信任。欧盟成员国需要重建彼此的互信。而面临痛苦的结构性改革的欧洲国家需要重建国内的社会信任。

如果这一重塑信任的良机被浪费了,那么欧洲修正其财政、经济和制度赤字的可能性即使存在,也将非常渺茫。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广大网友阅读,本文现改为汉语。

  评论这张
 
阅读(27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