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法国的死胡同  

2012-03-20 23:2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总统大选的临近,法国正在走向临界点。三十年来,不管右翼还是左翼上台,法国都在追求互不相容(如果不是截然相反的话)的目标。随着主权债务危机将法国银行(以及法国经济)一步步逼到墙角,法国必须尽快拿出点什么来。

当动荡发生时——几乎可以肯定,大选后一两年内必然会发生——将出现彻底的痛苦变革,也许连1958年奠定第五共和国的戴高乐政变都要小巫见大巫。

大部分法国政治家和官僚声称,这纯属扰乱人心的谣言。毕竟,像债务比率或预算赤字趋势这样指标,美国和英国不是更加糟糕吗?事实上,要不是法国政坛的宠儿欧元作祟的话,法国的日子绝不会比“盎格鲁-撒克逊”们难过。

欧元并没有造成法国的经济问题,但法国政客对单一货币的承诺却给解决问题造成了不可逾越的障碍。基本问题是,法国极其慷慨的福利国家制度(2010年公共支出占GDP的57%左右,英国为51%,德国为48%)扼杀了维持欧元所需要的增长。

最严重的结构性缺陷在于高工资税和劳动力市场管制,这使得企业难以在商业景气度恶化时裁员(或者说裁员的成本太高)。经合组织的报告显示,2010年,法国的“税楔”(即所得税加上雇员和雇主的社会保障支出再减去现金转移支付占总劳动成本的百分比)在所有水平的家庭收入上都要高出经合组织平均水平至少13个百分点。

其结果就是法国单位劳动成本相对邻国(特别是德国)的高企,失业率也居高不下。在20世纪70年代德斯坦任法国总统期间,失业率每年都在上升,到1980年时已达到6.3%。1981年密特朗上台后,承诺要让经济快速增长,让失业率有所下降,但实际情况是经济减速和失业上升。到1997年,失业率达到了11.4%,此后至今,只有2008年的失业率在8%以下。

反过来,高单位劳动陈本和失业率又压低了经济的趋势增长率(因劳动力利用率不足),而增长不振加上福利支出的不听增加又导致了顽固不化的预算赤字。法国上一次出现预算盈余是在1974年。

因此,此次大选竞争的焦点便在于法国的财政状况。所有人都同意,削减赤字是必须的,但如何实现则众说纷纭。萨科齐的药方是通过降低雇主税负提振增长,同时增加增值税税率。其主要竞争对手社会党领导人奥朗德则提出增税——主要是针对富人和金融部门,但也涉及大企业。

唯一有效的解决之道——建立完整的欧元区政治联盟,或抛弃欧元——根本无法成为现实,于是和稀泥就成了唯一的办法。和稀泥的一个别名是“转移联盟”,这意味着无情的经济紧缩和生活质量的下降,因为强健国家——以德国为首——已决定限制自己援助赤字国的义务,任何转移都必须以严厉的预算整顿为条件。

与此同时,金融市场正在迫使各国政府采取财政整顿措施,计划中的新财政条约(为德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所坚持)亦然。因此,欧元区经济体的需求在进一步枯竭,而欧元相对其他主要货币贬值带来的外部需求提振又不足以抵消增长受到的影响。

法国政府期望在2014年实现预算与支出的匹配(不包括债务维持成本)。但这一预计建立在持续增长的基础上,而眼下法国正在滑向衰退。因此,预算赤字将会持续,法国需要进一步的削减支出。

民众会毫无怨言地接受,还是要求彻底转变方向?若发生后一种情形,那么改变要么来自打破现有顺序的某个主流政治阶级;要么来自成功上位的新的政治阶级,比如右翼的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和梅朗雄的左翼阵线。这两派均持有反欧元的保护主义立场。

萨科齐倒是显示了现任领导人应有的风度,警告选民做好艰苦奋斗的准备,比如接受更长的工作时间和更低的时薪。但高速法国公众痛苦的结构性变革乃是为“欧洲”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这一招已经不再灵验了。

与此同时,奥朗德的方案意味着痛苦可以通过放松欧洲约束来避免。他声称,如若当选,将重启财政条约谈判,并寻求改变欧洲央行的地位——这或许是他准备与欧洲正统决裂的先声。他还承诺,将效仿前几任总统,让德国为法国的观点买单——即利用德国的财政转移。如此一来,法国就既能完成其欧洲计划,又能降低国民生活标准的中期成本。

这是奥朗德的导师密特朗曾经成功使用的计谋。但密特朗之所以成功,并不是此计甚妙,而是因为当时的法国具有比如今更大的对德国的优势。

法国如何应对完成其欧洲计划(即单一货币)和避免长期经济压抑之间的矛盾要到不得不做出抉择的那一天才会有分晓。这一死胡同战略将以与德国的徒劳博弈和绝望的经济实验为特征,比如以实质强制性的国民储蓄为政府债务融资。但总有一天,法国人民要做出抉择,到那一天,法国的现有机制将面临严厉的审判。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广大网友阅读,本文现改为汉语。

  评论这张
 
阅读(8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