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解决环球经济萧条的药方---减少干预  

2011-09-22 22:1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新的经济数据表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正在重新陷入衰退,金融市场正在承受自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以来最大的压力。我们正面临出现比前一次更可怕的经济和金融危机的风险,而且这一风险还不小——这一次,危机将不仅包括私人部门,还将包括近于破产的主权当局。因此,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让新一波经济收缩的后果最小化,并防止深度萧条和金融崩溃?

首先,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现实:紧缩措施虽然对于避免财政脱轨而言必不可少,但对产出却有着抑制效应。因此,如果欧元区外围国家被迫采取财政紧缩,有条件实施财政刺激的国家就不能首鼠两端,必须停止紧缩。这些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欧元区核心国以及日本。金融业所需要的公共基础设施——基础设施银行也必须建立起来。

其次,由于问题出在过度负债和资不抵债,而不是流动性缺失,因此货币政策效果有限,但信贷宽松(而不是量化宽松)仍是大有裨益的。欧洲央行应该收回升息的错误决策。美联储、日本银行、英格兰银行和瑞士国民银行也应该采取更多的货币和信贷宽松。要不了多久,通胀就将成为央行所面临的问题中最微不足道的哪一个,因为商品、劳务、房地产和大宗商品市场的新一轮不景气将形成通缩压力。

第三,为了重振信贷增长,欧元区银行和资本不足的银行体系应该在欧盟层面的计划下通过公共融资加以强化。为了避免在银行去杠杆化时出现又一次信贷动荡,各银行应该获得一定的短期资本和流动性要求的放松。此外,由于美国和欧盟金融体系仍然难以向中小企业提供信贷,由政府直接向财务状况良好但缺少流动性的中小企业提供信贷就变得至关重要了。

第四,向偿债能力无忧的政府提供大规模流动性是避免利差急剧扩大、无法从市场上融资以至于流动性缺失问题恶化为偿付能力问题的必要手段。即使政策有所转变,政府也需要时间来重塑信誉。到目前为止,市场将继续对主权利差施压,自我实现的危机的风险还没有消除。

如今,西班牙和意大利正在面临无法从市场上融资的风险。官方资金渠道必须三管齐下——更大规模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欧元债券以及欧洲央行呃大动作——以避免这些国家遭遇灾难性的主权债务挤兑。

第五,无法用增长、储蓄和通胀纾解的债务负担必须通过有序债务重组、债务削减和债权-股权转换让其变得可持续。资不抵债的政府、家庭和金融机构都需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第六,即使希腊和其他欧元区外围国家获得了大面积债务豁免,经济增长仍将保持低迷,除非它们重新获得竞争力。此外,如果增长不能迅速复苏,那么更多的违约——甚至社会动荡——将成为不可避免之事。

在欧元区内重塑竞争力有三条途径,这三条途径都必须经过实际贬值才能实现,而且没有一条目前是可行的:

·         欧元对美元大幅贬值,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元目前也很弱势。

·         单位劳动力成本大幅下降,可以通过加速结构改革、让生产力增长快于工资增长来实现。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德国走完这一重塑竞争力之路花了足足15年。

·         在五年内让价格和工资累计降低30%(以希腊为例),这将意味着为期五年的深度的、不为社会所接受的萧条;即使这条路可行,如此幅度的通缩也将进一步破坏偿债能力,让债务实际价值扩大30%。

由于这三条途径都起不了效果,于是就只剩下一条路:希腊和其他一些成员国退出欧元区。只有回归国家货币——并且对其实施大幅贬值——才能重塑竞争力和经济增长。

当然,摆脱共同货币会造成附带伤害:威胁到留在欧元区内的国家,还会给其他疲软的欧元区成员国造成传染风险。因此,由新的国家货币造成的欧元债资产负债表效应必须通过关于将欧元债务转变为新国家货币债务的有序的协商对话来解决。适当使用官方资金渠道(包括欧元区银行的资本重组)将成为限制附带伤害和传染的必要措施。

第七,发达经济体的高失业和低增长是结构性问题,极具竞争力的新兴市场的崛起也是原因之一。对于这种剧变的合理应对措施绝不是保护主义。事实上,发达经济体需要出台中期计划,通过对高质量教育、职业培训和人力资本改善、基础设施以及替代/可再生能源的大手笔新投资来重塑竞争力、创造就业岗位。唯有这样的计划才能向发达经济体的工作者提供全球竞争武器。

第八,新兴市场经济体所能动用的政策工具比发达经济体更多,它们应该放松货币和财政政策。IMF和世界银行可以作为最后贷款人,当新兴市场国家无法从市场上获得融资时,可以求助于IMF和世行,但要以适当的政策改革为条件。而中国等国家过于依赖进出口刺激增长,它们应该加速改革,包括让货币快速升值,以提振内需和消费。

我们所面临的风险不仅是温和的二次探底衰退,而是可能滑入大萧条II的严重收缩,特别是如果欧元区危机陷入混乱并引发全球金融崩溃的话。第一次大萧条期间的政策失当导致了贸易战和货币战、混乱无序的债务违约、通货紧缩、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加剧、贫困、绝望以及社会和政治不稳定,最终出现了集权主义的崛起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要避免重蹈此覆辙的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采取大胆积极的全球政策。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