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非洲的饥荒与奥巴马的选票  

2011-08-04 11:3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饥荒再一次在非洲之角肆虐。1000多万人陷入了生存危机,其中大多数来自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北部极端干旱的农村地区。每天都有人死亡,更有数不尽的饥民跨越索马里边境涌入肯尼亚难民营。

造成这一灾难的直接原因是明确的:东欧干旱地区连续两年滴雨未下。在东非,由于缺水,庄稼多年来一直处于歉收状态。数以百万计的家庭、数以千万计的牧民和半牧民驱赶着骆驼、羊群以及其他牲口,穿越千山万里,只为寻找水草茂盛的牧场。如果没有降雨,牲口就会死去,而牧民就会挨饿。

放牧一直是非洲之角的痛。赖以生存的牧场位于何处完全取决于不稳定且难以预测的降雨,而不是政治边境。但在这个时代,在我们的生活中,政治边境,而不是牧民的生命,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些政治边境与越来越多的不迁移的农场主一起,挤压着牧民部落的生存空间。

政治边境是殖民地时代的遗物,而不是文化现实和经济需求的产物。比如,并不是所有操索马里语的牧民都是索马里人,他们之中有很多人生活在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结果是几十年来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经常因边境纠纷而大打出手。

今年所爆发的大规模旱灾是不可预测的,但饥荒的风险却是容易预料的。事实上,两年前,我就在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面中向他描述了非洲旱区的脆弱状态。只要没有雨,就会爆发战争。我向奥巴马展示了我的著作《共同富裕》(Common Wealth)中的一张图,这张图描绘了旱区气候和冲突地区的重叠状况。我向他指出,这个地区急需的是开发战略,而不是军事解决方案。

Obama responded that the US Congress would not support a major development effort for the drylands. “Find me another 100 votes in Congress,” he said.

奥巴马的回应是,美国国会不会支持庞大的旱地支持计划。“你得在国会中给我找到100票才行。”他说。

我不知道奥巴马政府是否找到了所需的选票,但我知道,美国并没有采取能有效满足非洲之角需要的方案。美国在干旱地区的政策总是集中在所费甚巨、所得甚少的军事方案上——不管是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还是索马里概莫能外,而不愿花钱推行意在根除这些国家没完没了的危机的根源的长期经济发展战略。

今年的旱灾正好发生在美国和欧洲都陷入了政治和经济混乱的当口。美国扭曲的政治体系让富人能够随心所欲地决定减税方案的形式,与此同时却对扶贫计划大加鞭挞。华盛顿连美国穷人的需求都不愿意满足,更不用说世界穷困人口了。

在欧洲,2008年全球金融给南欧疲软经济体带来了深刻的政治和经济危机。这场危机在今年夏天成为了欧盟政治的主要关注点,非洲饥荒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非洲之角愈演愈烈的灾难不会凭空消失,有四个因素决定了其现状可能带来爆炸性结果。首先,人为造成的长期气候变化正在带来更多的旱灾和气候不稳定性。美国和欧洲不仅仅对非洲旱灾无动于衷,事实上它们可能是非洲旱灾的成因之一——因为它们排放了大量的温室气体。

其次,非洲之角的出生率和人口增长将继续维持在高水平,虽然大量儿童因饥荒而夭折。除非家庭规划和现代避孕技术能够在该地区推广,否则膨胀的人口将会令该地区遭受更严重的未来气候变化冲击。第三,非洲之角地区已陷入了极端贫困的状态,因此,再遭负面冲击将使该地区陷入崩溃。最后,非洲之角地区的政治高度不稳定,这使得该地区非常容易陷入冲突。

但现实希望还是存在的。千禧年村项目(我有幸辅佐过该项目的领导人)证明,游牧部落可以通过在牲口管理、兽医、商业开发、移动诊所、寄宿学校以及地方基础设施(比如安全饮水点、非并网电力以及移动通信技术)方面的定向投资得到提振。用先进技术武装部落领导人可以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

非洲之角国家目前已经自力更生地向这方面跨出了第一步。该地区包括大面积旱区的国家——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肯尼亚。乌干达、吉布提和南苏丹——共同发起了“旱区倡议”,以最好地利用最新技术支持其牧民部落摆脱极端贫困和饥荒困扰的努力。许多公司,如爱立信、Airtel、诺华制药、住友化工等,正在参与此类活动,向贫穷牧民部落供他们的技术。

新的地区伙伴关系正在形成,相关部落和所在国政府之间的伙伴关系是第一步。阿拉伯半岛上的一些国家(与非洲之间只隔着一个红海)也做出了一副准备就绪的样子,愿意拿出原油收入用于非洲之角的纾困和长期发展。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57个成员国的伊斯兰开发银行则正在体现领导地位。通过这一部落、政府、商业和学界之间的新合作伙伴关系,当前的危机有可能将标志着地区复苏和发展的开端。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25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