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元债券=平息欧元恐慌?  

2011-08-22 11:4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元债券的诞生很可能已经不远了。这个用来解决欧洲金融危机的办法曾经被嗤之以鼻,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挽救欧元唯一可靠的方法。欧洲央行的国债买入计划并未使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免于救援。西班牙和意大利也一样。

但西班牙和意大利太大了,没人救得了。新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无法胜任这一职责。而且将EFSF扩大到足够规模将大大增加法国的贷款,这将不利于法国,将其置于投机冲击的风险之下。

此时就需要欧洲债券出马了。五个受困国家需要发行数百亿欧元新债务,并对更大数额的就债务实行展期。市场上在很久以前就已难觅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发行的债务的买家了,很快,意大利和西班牙债也将无人问津(或者要求极高的利率)。但市场对于由整个欧元区的信誉作支撑的债券是不会失去兴趣的。

欧元债券可以降低欧盟两个受困大国的借贷成本,也可以让德国和欧盟状况良好的北欧国家的纳税人免于为南欧成员国再次掏钱施救。

关于是否以及如何引入欧元债券的争论集中在如何设定合理的发行限额上。如果不设限,不知收敛的国家就会毫无节制地花钱,而成本则由节俭国家来承担。欧元推出后,借德国低利率之东风,欧元区地中海国家出现了贷款繁荣。不难理解,人们很不愿意让这一幕再次发生。

但在限额是否应该设在GDP的60%的问题上斤斤计较也没有抓住重点。诞生了欧元和欧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生效至今已过去了十九年,这十九年的经验令人信服地表明,这样的限额是不具有强制性的。有恃无恐的国家一俟政治环境合适就会无视这一限制。此外,当债务危机逼近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免责条款就会应运而生,弃权声明会纷纷冒出,新债买家会排成长队。

因此,问题并不在于当债务接近限额时怎么办,不管这个限额是高还是低。问题在于怎样在一开始防止债务接近这个限额(当然发生了极端或反常事件时另当别论)。而要解决这一问题,你需要的是财政规则。

财政规则是事先确定的机制,用于约束支出或赤字。根据IMF的研究,全世界有80个国家采用了某种类型的财政规则。

但并非所有的财政规则都是一样的。如果规则太松,则会沦为皇帝的外衣。如果太紧(比如用宪法修正案的形式规定预算必须平衡),则财政规则就会带来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想想看,如果失业率高达21%的西班牙被迫在一夜之间消除其巨大的财政赤字,会造成怎样的经济和政治混乱。

从地缘政治上说,瑞典和智利称得上是两个极端,但两国均非常成功地运用了成熟的财政规则。智利设立了一个按周期调整的财政平衡目标,即,在考虑了商品价格和国内产出与趋势水平的离差之后,必须实现财政平衡。

2005年左右,商品价格出现了大繁荣,根据规则,智利应该保持巨大的预算盈余。智利也的确做到了,偿还了几乎所有公共债务,还攒下了一大笔备用资金。当金融危机爆发后,智利还有钱实施激进的财政刺激,抵抗金融市场的不利局面。

当然,没有哪个财政规则可以应付所有意外事件。这就是为什么需要一个独立的财政委员会来管理财政规则的原因,正如需要一个独立的央行来实施以通胀为目标的货币政策。欧洲很难在如何组成这样一个委员会的问题上达成一致,但要在欧洲央行委员会的组成上达成一致更难。

欧元债券加财政规则:这就是解决欧元危机的最佳之道。不幸的是,欧洲领导人是不会认真考虑这一点的,要让他们学乖,还得再来两三次危机。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