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拉加德与IMF的挑战  

2011-07-09 18:2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MF总裁之争已经尘埃落定,该组织可以回到其危机处理的核心职务上去了。以精干著称的技术官僚克里斯汀·拉加德得使出浑身解数应对三大重要挑战。

第一大挑战(也许是最容易的一个)是重塑IMF的公众形象。关于斯特劳斯-卡恩的性侵犯刑事指控现在看起来扑朔迷离,但IMF因此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一时间,人们对IMF产生了这样的印象:这是个失控的国际官僚机构,其支出账户不受限制,其主宰者是一群不懂收敛的男性。

幸运的是,事实并没有这么劲爆。IMF高级官员的商务支出有着严格限制(媒体所报道的3000美金一晚的酒店根本是子虚乌有),总体而言不及技能与经验相仿的私人部门高管。

与别的工作人员需要结伴长途出差的组织一样,IMF也有不少办公室恋情发生。但IMF的氛围是职业的,并不敌视女性。斯特劳斯-卡恩曾与某位下属发生过不正当关系,但这件事轻描淡写地就过去了,这清楚地表明,IMF需要一条清晰的界线界定什么样的行为是可接受的,并对越界行径严加惩处。但其他组织就处理过不少类似问题;IMF需要采取必须的变革,同样重要的是,IMF必须让人们相信,斯特劳斯-卡恩的行径只是例外,绝非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第二大挑战(也许也是最困难的一个)则是欧洲的乱象。显然,在这个问题上,IMF过深地卷入了欧元区的政治漩涡中。通常,IMF会评估一个国家在实施了合理的紧缩措施之后是否还能偿还其债务,只有在认定答案是肯定的情况下才会发放贷款。IMF贷款的全部目标是为该国融资提供方便,但该国必须做出调整并重新回到私人借贷市场去。这也意味着债务过重的国家应该在获得IMF帮助之前就债务问题进行重新谈判,从而避免不可持续的偿债负担。

也许是受欧元区财政支持承诺(以及欧洲防止违约引发的财政传染病扩散到西班牙甚至意大利等国的意愿)的影响,IMF对希腊等国债务的可持续性做出了比新兴市场更乐观评估。但这并没能“帮助”这些国家,因为从欧元区或IMF所获得的软信贷的唯一结果是造成了债务的进一步积累。

说到底,偿还债务的唯一途径是产出大于开销。债务负担越重,负债国就越不可能达到既收紧财政,又提振增长的目标,而只有实现这一目标才能获得必须的盈余。推迟重组只会令最终发生的重组更加痛苦,而且在重组之前还要经受多年的增长停滞。

如果受困的欧元区国家(特别是西班牙)重新开始快速增长,那么或许会产生一个有效的“歪打正着”结果。如果“太大而无法救助”的西班牙能够安然无恙,那么像希腊这样的债务负担沉重的外围国家就可以通过免息、展期和债务交换来实现债务减记。欧元区——以及欧盟——可以在财政危机中全身而退。

但如果坚持尽早重组的努力失败,IMF就会面临诸多问题。私人投资者将不再愿意借款,甚至不愿意接受现有债务展期,因此一旦重组(或者其他任何委婉的叫法)发生,希腊债务的大部分都将来自公共部门。由此导致的债权人损失如何在众多欧元区机构以及IMF之间分担谁也不知道。IMF很可能将面临其历史上首次重大贷款“缩水”,它必须提前给其非欧洲股东打好预防针。

如果歪打正着策略不起效,那么IMF将面临更严重的两难之境。IMF的策略本应专注于受困国公民和债权人,但这一策略可能不得不与欧元区策略产生冲突——欧元区更愿意牺牲个体国家的小利益来确保整个货币联盟的大利益。拉加德的挑战将是为IMF制定一个独立于欧元区策略的策略,虽然她本人曾经深度参与了欧元区策略的制定。

拉加德的第三大挑战与其当选环境有关。未来数年,很有可能会出现大量新兴市场国家陷入困境的情况。IMF会像往常一样要求这些国家实行艰难的政策改革吗?或者,拉加德需要向世人展示,她并不偏袒欧洲,因此IMF将在未来扩大干预面、减少干预条件?更友善、更温和的IMF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至少不符合所有受困国和全世界纳税人的利益。

最后,还有一项看似紧迫但实际并非如此的挑战。在竞选过程中,拉加德强调IMF最高管理层需要多元化。但真正需要的是物色和提拔最佳人选,而不是拘泥于国籍、性别和种族。

显然,IMF现有的文化和历史会让其人才物色和提拔偏向某些特定人群(比如拥有美国博士学位者)。IMF工作人员背景上的相似性使得IMF能够在国家援助方面迅速行动起来,不至于将时间浪费在无尽的争论中。从长期来看,IMF的确需要多元化。但如果为了粉饰总裁职位再次落入欧洲人囊中的事实而操之过急,IMF将很可能付出核心优势遭到削弱的代价。

在一个急需多边经济机构的时代,IMF也许正是全球中央多边经济机构的最佳候选。拉加德在困难时期成为了IMF的掌门人。她如能获得成功,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利。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2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