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银行资本监管的缪误  

2011-07-08 22:2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观点:引发兴登堡(Hindenberg)惨案的原因是这艘飞艇没有携带应有的灭火设备和降落伞,而不是可能引起大火的设计缺陷。今天的银行改革之争和这一观点如出一辙。

银行改革的首要任务应该是改变银行业机械化、巨大化的状态。曾几何时,银行家认识所有的贷款人,并且逐一作出贷款决策。可如今,银行用远离第一线的金融巫师所开发出来的模型批量生产贷款以及一系列的衍生产品。批量生产对巨型银行的成长有利,因此,与贷款官员的误判不同,巨型银行所使用的有缺陷模型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英格兰银行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等人提出了有助于重建可靠体系的彻底改革方案,但这些方案并没有被采纳,人们吵得不可开交的措施对解决现代银行业基础缺陷根本于事无补。

以热议中的关于银行应该持有多少资本为宜的讨论为例。监管者的想法是大幅提高资本要求,比如,英格兰银行的研究表明应该将资本要求提高三倍以上。

而银行家——他们实际上关心的是自己的奖金——则警告说,更高的资本要求将迫使他们削减贷款,从而威胁经济增长。事实上,他们根本是在故弄玄虚。

是的,管制银行资本的主意看起来相当明智。不管你从事什么业务,借钱都会增加风险——只要没有债务,你就不会破产。沉重的债务还会鼓励所有者和管理者走向破产,因为承担大部分资产缩水风险的是债权人。因此,审慎的贷款人不但要限制某个企业的贷款量,还要限制其所承担的其他风险。

但债权人并没有动力给银行设定严格的界限。因为银行挤兑会引发广泛的危机,所以对于上了保险的贷款,政府给予直接担保;对于巨型银行的其他债务,政府也会给予间接担保。但为银行债务提供担保的政府同时也应该要求银行家审慎行事。

但将注意力集中在限制银行债务而忽略其他后果可能更严重的行为绝非好的监管措施。

银行监管曾经与贷款一样,是无中央当局且基于判断的。监管者主要依赖考察单笔贷款,而不是资本-资产比率来进行监管。典型的银行考察包括对所有商业贷款和大部分消费者贷款的详细审查。资本充足性则基于判断:由考察者在考虑了某家银行的具体风险的基础上决定其应该持有多少缓冲资本。

后来,监管者转而依赖要求银行持有一定资本缓冲量的法令,资本缓冲应该足以覆盖潜在损失。这一方法的前提条件是银行的资产和风险暴露可以被正确测量。事实上,巨型银行的财务报表充满了虚假信息和信口开河,要对其进行审计十分困难。

问题绝不仅仅是故意混淆视听那么简单。JP摩根和德意志银行都曾因行贿、非法披露以及煽动逃税而支付过巨额和解费用。纵容高管随心所欲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这又带来了令一个值得引起警惕的问题:JP摩根德高望重的CEO戴蒙(Jamie Dimon)对摩根规模近800亿美元的衍生品交易部门的风险知道多少?会比倒霉的前英国石油CEO唐熙华(Tony Hayward)所了解的该公司墨西哥湾钻井机的风险更深吗?

事实上,人们忽略了什么才是真正面临风险的东西,这才是引起关于资本缓冲超现实正确公式的争论的源头。此外,就资本充足性问题采用刻板规则会在不经意间造成系统性的轻率决策。

贷款限制使得银行很难赚取足够的股东回报,从而促使它们开展高风险、高利润率的贷款业务,但这样一来银行又必须为被认为是高风险的资产类型准备更多的资本,从而使问题恶化了。比如,2008年危机之前,根据国际通行的巴塞尔委员会规则,商业贷款的资本要求要比AA和AAA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高五倍。

于是,银行理所当然地回避了传统商业贷款(必须用更多资本来支持),转而囤积它们所能找到的收益率最高(因而风险也最高)的AA和AAA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全球银行体系和经济的命运因此落入了三大评级机构及其有缺陷的风险模型手中。

鼓励银行将账面上的贷款转换为证券还拉低了信贷展期的总体审慎度。此外,银行纷纷采取绕过巴塞尔规则的策略,致使它们变得愈加复杂和难以监督管理。

更明智的资本要求,即更佳的巴塞尔规则,也无济于事。严格的至上而下一致性是度量衡体系和货币发行的基础。与此相反,银行贷款和监管必须有细部信息的配合,因为在一个动态的、不存在严格管制的经济中,每个借款人、每笔贷款、每家银行都各不相同(尽管有的一般准则也是大有裨益的)。看似客观的自上而下方法忽视了风险的异质性,先入为主地认为当前的抵押贷款与下一笔是一样的。

我们已不再承受得起仅仅依靠老式考察手法对面临批量生产风险的巨型银行进行监管了。此外,由于股东和袭击者并不能迫使银行实施改革,因此政府必须要求这些银行远离无人能够监督管理的业务,回归手动的逐笔贷款业务。在巨额利润和奖金的诱惑下,巨型银行是不会舍弃其基于模型的业务的;但是,除非这成为现实,否则把我们的安危托付给自上而下规则就是在乱弹琴。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