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元区需改善经济管理政策  

2011-06-19 16:4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洲金融危机带给了我们两个教训:其一,当欧元这个单一货币面临巨大压力时,及时且多方协调的应对行动是必然之举。其二,欧元区各国其实都坐在同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迅速的协同应对将有助于缩小危机的影响范围,从而降低损失。在2010年为防止金融形势继续恶化而紧急成立的欧洲财政稳定基金(EFSF)将很快具备筹集500亿欧元资金的能力,足以帮助那些遭遇严重流动性问题的国家渡过难关。此外欧元区成员国已同意将该财政稳定机制在2013年后转为常设,甚至愿意修订《里斯本条约》以避免出现任何法律上的歧义。

但虽然欧元区国家展示了共同应对困境的决心,市场却并不买账。希腊主权债券的评级甚至还不如埃及;葡萄牙不得不向EFSF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援;爱尔兰各大银行汇报说还需要24亿欧元才能维持基本运营;而西班牙则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危机爆发。

而讽刺的是欧元原本是一个对欧元区国家起到极大稳定作用的壮举。事实上如果没有了这个单一货币,区内许多国家早就跌入了一个货币贬值,债务违约,IMF求助,接着又再贬值的螺旋下跌通道之中。

虽然欧洲央行在阻止形势恶化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欧洲经济和货币联盟(简称EMU)的明显缺陷依然存在:EMU仅仅建立了一个货币联盟,却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建立经济联盟的重要性,而后者已被证明是与欧元的优缺点紧密相连在一起的。

同时经济治理结构也已成为欧洲面临的真正危机之一。各成员国越来越着眼于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甚至置整个区域的总体利益于不顾,公然袒护本国的国家主义经济政策。

当然,笔者并非要求各成员国都执行同一经济政策。但欧洲确实需要更高度的协调与聚合以确保各国至少都向着同一方向努力。这就好比是高速公路上的车,有些人开得比别人慢,但路上的最高和最低限速使得所有车辆都有序前进。

此外所有的驾驶者都必须遵守道路交通规则,任何违法行为都必须被追究处罚,因为任何一个逍遥法外者都可能造成交通堵塞。经济治理的原理也一样:混乱无序的行动将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为此必须就治理规则达成共识,并承诺公正地执行这些规则。在近期的峰会上,欧盟各国领导人已经确定在一系列经济政策领域展开更紧密合作以提升整体竞争力,其中包括退休金的可持续运营,工资/生产力比率,企业税收,研究经费投资以及主要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

但这些欧盟成员国也未能赋予欧洲委员会全面职权,使之能督促各成员国政府遵守承诺,并在出现违反协议情况时进行处罚。也正是这种跨政府的做法导致里斯本议程无法在2010年之前实现为欧洲注入更大竞争力和更多活力的效果,而这一缺陷还将遗传给其后续项目:新的“欧洲2020”战略。

很显然,《欧洲稳定和增长公约》这一主要由德国设计,通过限制国家债务和赤字比率以确保执行合理宏观经济政策的条约已经打上了治理失败的烙印。当前绝大多数欧元区国家都违反了这一公约,却鲜见任何一方受到预想中的惩罚。最近公约又进行了一些修订来建立一个更为合理并区分违约层级的制度来制裁违约国,却未能如欧洲委员会希望的那样建立一个硬性机制,而是依然把启动超额赤字程序的决定权留在了各成员国手里。

与此同时,欧洲委员会已经通过检查各成员国是否遵循单一市场(这也是欧洲的成功政策之一)规则的方式来监察欧盟内部市场,此外还启动了针对成员国不按时或不按正确方式执行欧盟指令的违规处理程序。

同样,欧盟竞争政策多年来在反垄断和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上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欧盟委员会在该领域同样扮演了中立的裁判角色。虽然在某些案例上会出现分歧,但该制度为欧洲单一市场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法律稳定性,也是任何一个成员国都无法单独实现的。

由此可见,当前欧盟领导人面临的挑战不是将旧政策重新包装一遍,而是要展示出共同的愿景以及同心协力的意志。笔者一直以来都认为一个以欧洲委员会为中心的共同法案可以构建一个包含所有经济治理结构要素的单一框架。正如1980年实施欧洲单一市场项目一样,欧洲委员会可以采用特定指标来检查欧盟内部各国的国家经济政策。

超出了这些指标的行为将受到警告和制裁,但在指标之内各成员国则拥有一定自主权,使之可以依据本国具体情况来决定实现欧盟共同目标的进度。那些拥有相关经济资历的欧盟委员还可以被授予相关责任来指导和推动整个进程的前进方向。

如果欧洲各国希望借助当前的危机变得更加强大,那么就必须具备更开阔的思路并对整个集体——也就是欧盟——表现出更大的向心力。毕竟当年欧洲统一构想正是致力于实现主权的自愿让渡与合并,而非强迫服从后的繁荣。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