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深陷危机的经济体系  

2011-05-03 10:5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布雷顿森林(就是那个在1945年决定了当今全球经济架构地方)发生了特别有趣的一幕。当时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向曾任美国财长和奥巴马总统经济政策助理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提了一个问题:“就近几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看来,是不是直接说明(学院派)经济学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请让我引用萨默斯冗长的回答中最有亮点的一段:“关于那场危机,其实瓦尔特·巴吉赫特(Walter] Bagehot)说了一些,希曼·明斯基(Hyman Minsky)也说了不少,而查尔斯·金德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论述得更多。”这段话对于经济圈外的人可能毫无意义,但在我听看则是一场引人注目的控诉。

巴吉赫特(1826-1877)于19世纪中期任《经济学人》杂志编辑,同时也在1873年出版过一本关于金融市场的书《银行家大街》( Lombard Street)。毫无疑问萨默斯是对的:那本书用了极大篇幅来论述当今这场复原中的危机。

而令明斯基(1919~1996)最出名的不是他那本名为《“它”会卷土重来吗》(Can “It” Happen Again?)的论文集,而是金德伯格(1910~2003)在自身著作《狂热,恐慌与崩溃:金融危机史》(Panics, and Crashes: A History of Financial Crises)对前者理论进行的阐述和发展。在被问到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需要由谁出谋划策的时候,萨默斯提到的竟然是三位已故者的名字,还有两本分别写于33年前和一个世纪之前的著作。

萨默斯随后又提到了一连串当代经济学家:“艾申格林 (Eichengreen),阿克洛夫 (Akerlof) 和席勒 (Shiller),还有其他许多经济学家。”他谈论到“金融的革命使我们意识到资产价格存在着不符合经济基本原理的极大波动性,”接着又说“宏观经济学未能跟上这场革命”,结果“对当今的宏观经济学造成了极大损害”,他的经济学同僚们不知道资产价格、狂热,恐慌和资产流动性。

对萨默斯来说,问题在于许多博士项目的第一年课程中有太多的“错误引导性,迷惑性和否认问题的倾向”。结果即便“经济学知道得很多”,但却“忘记了许多与之相关的(问题),又被许多东西给错误引导了。”

在我看来萨默斯的观点是正确的,而且觉得自己也属于那些“健忘而被错误引导的人”,即便我经常在任教的经济史和宏观经济学课程中分别引用《银行家大街》和《狂热,恐慌与崩溃:金融危机史》的内容,并时常关注艾申格林,阿克洛夫和席勒的理论动向。

但我惊异的是:次级贷款做造成的相对(整个世界经济规模)较小的损失竟造成了如此巨大的恐慌;各大高杠杆银行在风险管理方面竟如此脆弱;需求的下跌竟然如此急剧;市场的均衡恢复力竟然在重新平衡劳动力市场供求方面如此无力;全球各主要国家又如何在不推高利率的情况下借贷去支持需求的复苏。

这场危机的波及范围也令我深感震惊。但更震惊我的则是学院派经济学家显然无力去应对未来的冲击。我希望全球各地大学的经济学系都能在危机的提点下说出“我们需要改变自身雇佣

模式”这样的话。

事实上我们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有效市场”理论家,而是需要更多专注于微观架构,限制套利行为和认知偏向性的研究者。我们也不需要一大批“均衡商业周期”理论家,而是更多老派的凯恩斯主义和货币主义信徒。我们需要更多的艾申格林、阿克洛夫、席勒,莱因哈特和罗格夫——更不用说金德伯格,明斯基或者巴吉赫特了。

但当今的经济学界依然在反其道而行之。

这或许是因为我对他们的动向缺乏了解。或许各地的经济学系都在像经历1970年代通胀后转向货币主义那样进行着大衰退后的转型。但如果我真的错过了某些正在发生的重大变革,烦请大家告知一下我。

或许学院派经济学系正在与其他学科(商学院,政治科学的公共政策项目,心理学和社会学系)逐渐脱节,不断丧失着自己的影响力。随着大学校长和学生们更注重关联性和实用性,或者这些学院都会转而开设一些解释经济究竟如何运行的课程,仅仅让那些学院派经济学家教一些类似逻辑选择理论这样的边边角角。

又或者经济学将继续成为一个忘记自己过往的知识并放任自身继续被误导,被迷惑和否定的学科。倘若这一切真的发生的话,那么我们的前景注定会更加黯淡。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1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