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亚洲国家如何解决美国的不消费?  

2011-04-30 19:5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亚洲需要一种新形势的消费者。在美国,后经济危机时代催生出大量“消费僵尸”——受经济危机影响他们几乎无购买力。而这极有可能会阻碍预期于几年后开始的全球性消费增长。那么这就意味着以出口为重心的亚洲将被迫转向其内部市场,依靠其自身的35亿亚洲消费者来维持经济发展。

当然,这并非亚洲首次面临停滞僵化的经济状况。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处于“迷失的十年”中最为极端的时期,因而日本企业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从而变得僵化,毫无生气。这些僵化的企业只得依赖贷款来维持运转,而贷款多来自于日本财阀——比如一些大的银行。而这不但未能挽回其注定要遭受的失败,并且还使得日本企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效率降低,积极性大受挫伤,从而导致了经济泡沫后的日本生产力急剧下降。

2008至2009年的经济危机使得西方许多国家通过大量融资援助来渡过难关,然而这也会造成其经济僵化发展。从华尔街到美国国际集团,再到底特律,美国政府通过及时的财政援助来挽救那些最终还是要倒闭的大企业。英国,欧盟也都是如此,苏格兰皇家银行,苏格兰哈里法克斯银行,福尔蒂保险,德国不动产融资银行(Hypo Real Estate),等等,都接受到了政府的经济援助。在西方,融资解救濒临倒闭的大企业的理由便是“这些企业要是倒闭,那造成的影响可太大了。”而这种想法又和二十多年前的日本有何差别呢?

然而,美国的消费者将成为受此次经济危机影响最为严重的群体,他们正沦为典型的“消费僵尸”。一直以来,美国人都受到高失业率,广泛的未充分就业覆盖率,以及并有所改善的实际工资水平影响。同时,他们还要偿还比实际房价还要高很多房贷,大量的贷款,再加之,美国人在银行的存款较少。因而,美国消费者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但是美国政府不惜一切代价的去阻碍美国人做出相应的调整。美国政府将社会保险网扩大至房屋赎回权不扩大化项目,其他形式的的债务免除,以及特殊的货币,财政刺激,这些政策已经大大的超出了失业保险救济的范畴。

尽管说同情心是任何一个社会道德构成的一部分,但是一些微小的差别将使得其与“创造性破坏”失之交臂,而这种创造性的转变能够在经济危机结束后将体系中极端部分剔除在外。日本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便忽略了那些细微的差异。大量日本企业在经济泡沫后,放弃了一些痛苦但是必要的转变。如果美国政府执意要采纳这些阻碍减债,修复资产负债的策略——这些策略正是解决美国消费僵化的方法,那么美国必将重蹈覆辙。

尽管当下美国政府采取了多项救助政策来维持消费水平,但缩减消费水平多年来一直是政府考虑的问题。消费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竟然占据了70%的惊人份额。虽然相比2009年的71.3%有所下降,但是这仍然超出了二十世纪后十五年普遍消费基准(66%)四个百分点。

先前的71.6%可能是美国消费者正经历从经济繁荣时的不理性消费逐渐向受经济衰退时必要的节制性消费的结果。而这导致了美国预期在几年内迎来的消费增长被减缓,推迟,自然也会对全球消费增长产生巨大的影响。尽管美国人口只占世界的4.5%,但美国人每年花费10.3万亿美元用于消费——至今都是世界上消费开销最大的国家。

那么,随着美国面临可能的消费缩水,谁能来替代美国的位置呢?欧盟还是日本?依我看,它们都难以胜任。

而这正是需要亚洲介入的时候。作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的地区,亚洲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发达国家消费者的市场需求。在亚洲发展中国家之中,12个最大的经济体出口份额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的35%增长至2007上半年的45%。这就解释了为何该区域的经济体在2008年末世界贸易额骤减时,不是陷入衰退便是增长减缓。与世界脱轨并不能解决问题。

当然亚洲各国也不能相信当下盛行的所谓“双速发展的世界”,尽管听上去充满了希望,但这纯属无稽之谈。高度依赖西方市场的亚洲必须需求一种新的消费需求。

这首先便得从亚洲自身找起。亚洲整体上作为一个正在发展的区域,其购买消费能力与生产总值的比例目前处于历史上最低的45%,从2002年的55%下降了十个百分点。

这并不是说亚洲消费者的需求没有增长。但是,经济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出口和固定投资,而这也成为亚洲各国吸收劳动力以及扩大财富的主要方法。在经济危机后的世界——深受美国“消费僵尸”的摧残——以出口为导向的亚洲亟待重新平衡其消费模式。

而中国则是这种趋向表现最明显的国家。在2008年,个人消费下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5%,这一历史新低的数据比亚洲消费基准还低了十个百分点。中国因而急需重新调整其经济增长模式,如果西方消费水平依然不见增长,那么这个问题则更为突出。

好消息是,中国看来大致也是这么计划的。其第十二个五年计划将重心集中在三个支持消费的方向:工作(尤其是劳动密集型);工资(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日渐突出);以及减少国民为“防患于未然”的存款额(从逐渐扩大的社保体系方面)。如果中国如期完成该计划,那么我认为在2015年其消费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会上升五个百分点。

这对于东亚经济体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即,日本,韩国,以及台湾。由于人口相对较少(日本的人口已经出现负增长),这些国家只能依赖出口以及外部需求来刺激经济增长。在上述三个计划中,中国可以取代美国成为这些国家的主要出口对象。

这种紧要关头的转变仿佛及时雨。如果中国如期完成其促进消费的计划,亚洲其他国家将会免于美国“消费僵尸”的余波。那么,美国需要应对的则完全是另一种情况。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33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