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救市不是救银行?!都是为救政府!!  

2011-04-22 00:2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融交易中“卖空”是一种非常常用的技巧,这种技巧的要义在于通过借款的方式与资产进行“赌注”,以期望资产贬值时能够获得收益。

投资者可以通过借款的方式买空政府在当前价格水平下发行的债券,希望能在以后能以较低的价位出售债券并赚取差价。例如,2010年1月1日,我突发奇想认为这一游戏很快将会在希腊上演,因而我去购买了面值为1000万欧元的希腊政府发行的2016年债券,这一债券当时的交易价为每张债券0.91欧元,交易在高盛银行进行了六个月。为此,我不得不向其支付从债券中获得的收益——几乎每年债券面值的5%,也就是说,六个月的期限内面值总额的2.5%或者25万欧元。

我立刻在市场上将购买的债券以每张0.91欧元的价格全部出售,因而我得到了910万欧元的收入。幸运的是,我这一明智的举动到五月底时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因为五月份希腊的财政赤字状况每况愈下,一发不可收拾。截止到6月30号,当我到期要向高盛公司归还面值为1000万欧元的希腊2016年债券时,当时的交易价单仅为0.72欧元。因此,我再次走进市场,以单价0.72欧元的价位购买了1000万欧元面值的债券,也就是实际价值720万欧元,并且按照约定将债券资格书交给了高盛集团。

由于我明智的举动和审时度势的想法,我的利润值达到了160万欧元——通过出售1月1日购买的债券获得收益910万欧元,减去6月30号再次购买债券花费的720万欧元,扣除我向高盛公司偿还的六个月的贷款额25万欧元,最终只能说,这次交易取得圆满成功。

当然,单单靠个人是无法为资产定价的(除非他是乔治·索罗斯——1992年成功赢得与英国英镑的赌注,成为亿万富翁并迫使英国退出欧洲兑换机制),但如果很多投机者都认为政府债券定价过高,他们便可以向政府施压,迫使政府将债券定价压低,进而使投机者收益增加。

如果这一攻击持续存在,投机者能迫使政府对债务重新定位,除非政府能够找到一种融资方式降低借款成本。去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中央银行向希腊和其他经济萎靡的国家(爱尔兰和葡萄牙等)提供紧急资金援助以使其摆脱困境,这一做法就与我提到的这一点不谋而合,但是条件是这些国家必须要实施财政紧缩计划消除短期内的财政赤字。

“消除财政赤字”,简单地讲就是削减大量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工作岗位,因为这些部门的生存受制于国家财政赤字状况。对于经济发展落后的国家而言,减小财政赤字会导致经济和人力资源成本大大增加,并且设定的目标也不可能会实现,因为随着总需求的递减,消费支出又会将政府的财政收入消磨殆尽。

那么,在面临这一严峻的投机性攻击时,当选的政治家们又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仅仅按照市场的规则办事将通过转嫁到普通民众身上么?如果财政市场一直都能够给资产合理定位的话,这一结论也算是合乎常理。

但是政治家们没有这么做。2007年至2009年出现财政崩溃是因为私人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定价极度不合理而导致的。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相信市场就能给希腊、爱尔兰或葡萄牙的债务风险合理定位呢?

事实是,这些定价都是由“羊群效应”带来的结果。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很多年前便指出原因,即“我们对预期效益的估计建立在一种极不稳定的知识基础之上”。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么你就会跟着别人来做。

这并不是要否认,一些政府一直在超购买能力地生活,而减少他们的债务正是金融市场对他们应负的责任。 但是, 最后的手段, 却不是市场,而是选民,因为政府应当予以解释并承担责任。当这两个计算标准越发偏离时,为了民主,流行的标准必须占上风。

民主和金融之间的矛盾是今天欧洲崛起不称的根源。在爱尔兰和葡萄牙,投机者和银行家已经推翻了政坛的领导人,并且正迫使西班牙首相退休。这便是对削减预算最普遍的不满 。

当然, 还有很多其他的目标: 穆斯林移民、少数民族、银行家的奖金、欧洲委员会和欧洲央行。民族主义政党正在取得多方面进展。在芬兰,一个名为反欧联合真正芬兰人的政党已从视线之外飞跃到权力的边缘。

到目前为止, 这些都还没有动摇民主, 但是与此同时,当足够多的人在为这几件事同时烦恼时, 一种有毒的政治氛围已经产生。民族主义可是民主颓败最典型的表现。

对政客而言,重要的不是如何逃避艰难的决定,而是怎样以自己的意志和自己的节奏进行逃避。当一个民选政府正因债券市场而饱受攻击时,那么各个政治阶级互相团结就非常有必要了。

反对党利用现任政府的困难赢得权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财政危机却呼吁政客们要有所涵养。当市场在财政上这么做的时候,反对党应该避免卖空现任政府的政治地位。

最理想的情况是,对行动计划,各个政党应该限期达成协议。这就是政治可行度的极限。不幸的是,与本能的爱国主义相比,面临金融压力,政治上的分歧却一直对民主和经济造成更大的损坏。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17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