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环球经济什么时候崩溃?  

2011-04-20 00:5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三年后,世界经济仍然一片混乱,而且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也多种多样。

我们是否应该为发达国家经济的逐渐康复和新兴经济体的稳健增长而感到安慰?或者我们应该将高油价、中东地缘政治的冲击和日本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核事故的持续不确定归为目前这种状况的借口?

许多人选择了前一选项,认为世界经济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最糟糕的时刻,包括非常危险的全球经济大萧条后,人们虽然还谈不上充满信心,但已经普遍感到不再惊慌不安了。正是在这种氛围的鼓舞下,人们才会做出如上选择。

这种对全球经济的判断是基于多速增长动力学原理而得出的,认为全球经济中健康与痊愈了的那部分经济逐渐带动了后进者。具体表现为利润丰厚的跨国公司目前正在进行新的投资和新雇用工人;发达经济体的救助银行开始清偿其紧急救助贷款;新兴经济体国家中产阶级和富人阶层不断增长,他们购买的商品和服务也在不断增加;私营经济不断壮大,缴纳税款也在增加,从而减轻了政府的预算压力;此外,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德国,也正在收获多年来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的果实。

虽然不是全部,但最近大量的数据都支持这种全球经济好转的看法。确实,世界经济已经走上了逐渐复苏的道路,但经济状况尚不平衡,而且远不如历史上曾经历过的复苏那么充满活力。如果按照这条道路持续走下去,恢复的势头将不断增强,其范围和影响不断扩大。

但假设毕竟只是假设,第二种不那么乐观的看法在逐渐增强。这种观点对低增长和高通胀的现象感到担忧。虽然障碍尚未严重到能够阻碍经济的持续复苏,但只有傻瓜才会掩饰这些问题。我能想到四个主要问题,它们都关乎全球经济,亟需立即予以解决,而且对全球经济构成了愈来愈大的威胁。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尚未完全被中东地区动荡的局势和日本的灾难引发的经济后果所击垮。虽然持续时间达数周或数月,这些事件尚未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的破坏性影响。世界经济目前在需求降低的同时供给也减少,这种滞胀局面同时出现的风险并不常见。两种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导致了这种相同的结局,这种情况就更是少见。然而,这就是目前的局面。

中东地区爆发的起义已经推高了油价,在使很多输入产品价格上涨的同时降低了消费者的购买力。与此同时,日本接连出现的大地震、毁灭性海啸和使经济陷入瘫痪的核事故动摇了消费者的信心,打乱了跨国生产链(特别是高科技产业和汽车工厂的生产链)。

第二大的全球性风险来自欧洲,而德国经济的强劲表现与欧盟边缘国家的债务危机同时出现。上周,葡萄牙与希腊和爱尔兰一样,也开始寻求正式的救助,以避免陷入拖欠债务的危机中。如果出现拖欠债务的情况,将会使欧洲的银行体系受到削弱。作为紧急贷款援助的交换条件,这三个国家已经开始执行大规模的经济紧缩政策。尽管造成了巨大的社会痛苦,但这种办法并没有减少这些国家亟需偿还的巨大而不断增加的债务负担。

与此同时,美国的房地产业又开始走弱,这是全球面临的第三大经济风险。尽管房价已经大幅下降,但并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反弹。在一些地区,事实上房产价格再次面临下调的压力。如果住房抵押贷款的条件越来越苛刻,贷款利息越来越高,甚至难以获得这种贷款,则情况可能出现恶化。

由于房地产是消费行为的关键驱动力,只要房价今后出现进一步大幅下跌的局面就必将削弱消费者的信心,使消费降低。这种状况将使某些地区美国人的迁移更加困难,从而加剧长期失业的问题。

最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还处于日益明显的财政困境之中,美国同时还是“全球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对于世界经济的健康运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避免经济衰退,美国曾启用了积极的财政支出政策,美国现在必须承诺选择一条可信的中期财政整顿政策。这对于美国联邦政府和美联储来说都将涉及到做出艰难的选择,进行细致的执行工作和最终不确定的结果。

美国将最后审判的日子拖的越长,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国际地位及美国政府债券作为真正“无风险”金融基准的吸引力面临的风险就越大。

过去全球公共产品的供应国就曾发生过改变。上一次改变发生的时间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生机勃勃的美国取代了幅员广阔的大英帝国。与此相反,如果美国将事情搞得一团糟,今天没有哪一个国家愿意并且能够取代美国的位置。

这四项风险都看得见,摸得着,后果严重,且每项风险的严重程度都在增加。幸运的是,这四项风险中还没有一项转变为全球性经济灾难,这些风险也尚未一齐作用,构成裂变的临界质量。但这并不是说全球经济的状况仍可高枕无忧。相反,目前的经济状况处在康复与失控之间。如果失控,则情况会越来越糟,我们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