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比其他人的不公平与不平等  

2011-12-08 14:3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不平等状况的不满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群众心态。事实上在美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内部,声势不断扩大的反不平等反精英贪婪群众运动已经成为大选临近前的高度重要事务。

但其实在这两个国家,某些社会不平等状况在过去几十年内已经逐渐得到了改善。在印度,某些历史上一直以来处于不利地位的团体(尤其是低种姓群体)已经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种姓歧视中最为丑恶的部分正逐渐消失。与此同时,美国社会对妇女,非洲裔/南美裔美国人和同性恋者的歧视也日益远去。

这些发展都反映了两国所取得的民主进步。但与此同时,民主制度却正在被极大恶化的经济不平等状况所撕裂了。

一般相对于种族主义或者其他形式的恶意歧视来说,人们更容易为经济不平等状况辩护。美国社会的基本原则是每个人都拥有平等的机会——这是一个随着社会偏向性不断减少而看似更有说服力的信条。在印度,这个神话并没有那么大的效力,不过人们(甚至某些穷人)普遍认为富人之所以致富是因为他们确有过人之处,接受过教育并掌握了某些技能。

但这个说法存在着两个问题:首先,教育和技能不是先天就有的。相对于穷人来说,富人有能力就读更好的学校,医疗营养条件更好,拥有的社会资源也更多,而这几点会对随后的学业和社会成就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富裕家庭的学龄前儿童在营养,医疗和照料方面都更有优势;同时也有证据证明穷人家的孩子在3岁时就已经会因营养不良而导致不可逆转的大脑损伤。

当穷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开始下滑的时候,他们只有很少的机会去上补习班,而富人们则可以在整个学习生涯中花大价钱聘请私人教师。因此印度成为了世界上辍学学生数量最庞大的国家。

美国的社会学家同时也记录了国内城市贫困家庭子女所遭受的逆向“相邻效应”(儿童的行为受到附近人群的影响)。而在居住模式更加分化的印度农村地区,这种效应更加严重。

两国所共有的另一个问题则是“不对称收入”的日渐增大。在印度这个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中,类似土地,矿藏,石油天然气以及电信这样的稀缺公共资源最近市场价格大涨,同时也为那些跟政界有关系的人带来巨大的不对称收入。

在美国,过去数十年来的金融部门的去监管化以及随之推陈出新的不可靠金融工具,在未能对生产力的提升做出什么贡献的同时还动摇了实体经济。众所周知,结果就是一小部分人获取了极大的财富,而剩下的大部分人却要为前者所造成的巨额损失买单。

美国和印度的例子说明,在民主社会中,那些鼓吹社会歧视的团体在政治上逐渐失势。而另一方面经济不平等则在政界大腕和富人花大钱雇佣的议会游说者庇护下长期存在。随着两国的选举花费不断攀升,这个趋势也得到加强,使得政治家们日益依赖那些富有的资助者,而后者则要求前者制定一些为他们利益服务的政策。

这意味着反歧视和平等主义运动必须将自身的焦点扩大到选举改革,金融监管,透明私有化,以及最重要的:重整教育体系来确保穷人的孩子能获得高质量教育以及良好的学龄前营养卫生条件。此外,对两国日渐陈旧的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能创造一些职位,并由此提高其他劳动者的生产力。

改善教育,创造更多职位和提高生产力所带来的好处看似显而易见。但问题是印度和美国为何会忽视贫困儿童教育和基础设施。而答案在某种程度上则源自于两国的富人正逐渐远离公共设施。他们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私立精英学校,在私立医院就医,同时居住在拥有专属保安和其他服务的封闭小区里。

此外,如今的大型企业都拥有自己的发电厂,道路以及许多内部服务。随着富人们脱离了社会其他成员所依赖的公共设施,那么要他们为自己不再渴望或者需要的东西交税就越来越难了。与此同时原有的那些维护工人权益的补偿机制(比如工会)也逐渐被新技术和全球化所腐蚀。

在印度,更宏观意义上的社会公平意味着目前依然处于次要地位的社会团体开始进入政治和经济精英圈子。问题是一旦实现了这一点,这些人不仅不会尝试改善穷人的处境,还会全盘接纳精英价值观并着手操弄族群身份政治符号——这个老伎俩依然能吸引选票(民主化后的南非就说明打破经济隔离是多么困难)。

印美两国都用一种反馈式的民粹主义来安抚由日益增加的经济不平衡所导致的动荡局面。在印度是减免穷苦农民的贷款(也因此削弱了银行);对水,电和公共交通价格的管制(因此破坏了政府预算并损害了在这些领域的长期投资预期);以及借助腐败且低效的公共分配系统分发的高额补贴食品。与此同时,相对于投资于长期基础设施,美国的民粹主义右翼势力更喜欢减税。在政治光谱的另一端,反政府主义者无法帮助建立任何对穷人有利的投资机制。

这个世界上的最大的两个民主国家都面对着一个巨大的经济挑战。它们必须找到将对经济不平等的愤怒转化成为生产性投资的渠道,使富人意识到改善穷人的状况对自己也是有利的。如果印度和美国能克服这个最常见的不平等状况,它们就能重振自身的民主制度——以及经济。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广大网友阅读,本文现改为汉语。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