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原来泰国有这么多工厂  

2011-11-09 13:4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国水灾之严重令世人惊讶,外国出现水灾,通常影响大城市以外的偏远地区,因为防灾设计是以保护大城市为先,但这次泰国水灾能看到的电视影像是世人熟悉的旅游区曼谷,曼谷以外灾情严重的程度可想而知。泰国水灾另一使世人惊讶的事情是,原来泰国有这么多工厂。世人印象中的泰国是旅游热点,是一个农业国家,想不到工业也非常发达。

日本几所汽车厂已宣布,位于泰国的工厂将会停产一段长时间,在日本和其他国家的车厂也因供应链受创,产量受到影响。有报道指,全球计算机业将受打击,因为泰国是世界第二大计算机硬盘生产国,还有其他电子零件工厂因水灾停产,全球电子产业供应链继日本地震后再一次受到重大冲击。泰国水灾还未波及到曼谷的时候,我已知道情况的严重性,在香港上市(下同)的精电(710)的日本车厂客户,一早就通知生产受到影响。 1年之内出现日本地震和泰国水灾两宗天灾,暴露制造业供应链的脆弱,链上某一处出事,整条链要停下来,而出事的可能性似是有增无减。

供应链易断 皆因成本效益

日本地震发生后,本人还记得新闻报道最初指,位于东北的灾区,这一带的经济主要是农业,有谁知道有多间生产电子零件的工厂就是位于灾区,其中包括为全球汽车业生产四成MicrocontrollerRenesas,而Renesas停产曾一度导致全球车厂停产。每当有大事发生,加深我们对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认识,原来某地区对某产品是这么重要。

不管制造出来的是甚么档次产品,制造业本身已变成一个高精密过程,最有力的证据是供应链的刁钻在泰国生产计算机硬盘、在日本东北地区生产 Microcontroller等。为了把成本降至最低,兼且是不停地降至最低,生产商须绞尽脑汁,确保每一件零件是在成本效益最佳的地方生产,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因为成本效益是相对的,不停在变,生产商也须不停在变。一件看似简单的产品,可能已搭了几次船、几次飞机。

刁钻供应链的问题是,刁钻的代价是弱不禁风,犯错的空间被压迫至不存在,供应链被拉紧至不能出错。以前制造业重视垂直生产(Vertical Integration),一个生产商同时兼顾多个工序,同一屋檐下,自己控制质量和交货期。然而,在停不了的成本压力下,生产不再讲求控制,而是讲求最低成本,供应链变成各展所长的竞技场,以单一项成本来定胜负,由最合适的单位以最专最精的方法负责生产每一件零件。

供应链不单刁钻,链上每一个单位的库存要减至最低,最完美的状态是零,做好立即出货。做到零库存毫不简单,所需的是准确预测,很多时不可能接到定单才订料开工,要预先做,使可犯错的空间变得更小。据闻时装集团 Zara的生产周期,由图纸到生产到零售,需时23星期。Zara供应链上的单位除了身手敏捷,也要料事如神,我肯定 Zara的供货商须承担比一般情况高的风险。快而准讲就容易,做出来很难,近年大量工厂倒闭,除了因为经营成本上涨,另一个原因是工厂追不上快而准的经营模式。厂家要带眼识人,工厂因为呆坏账而输钱的情况已不多见,因预测错误导致呆坏物料而输钱反而经常出现。

日本高精密芯片难找代替

3月日本地震,精电的供应链遇到前所未见的危机,多种零件的生产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影响最大是芯片。在一片混乱之中,我在想,今时今日芯片生产不是已经全部搬到内地和台湾?答案是可以搬的已搬了,现在仍在日本生产的芯片,是非一般的高精密度芯片,即使日本生产成本高过内地和台湾不知多少倍,两地也抢不到这些生意。这些芯片仍在日本生产不是偶然,是有原因的。

即是说,今日制造业供应链上的单位看似是一个体格强健、身手敏捷、超高IQFit爆超人,但超人有弱点,以精电为例,只能使用在日本生产的芯片便是弱点。虽然内地和台湾的芯片过去 20年差不多垄断了全球芯片生产,但总有些制造业,怎也舍不去在日本生产的高精密度的芯片。

日本地震后3个月,朋友去日本参观受地震影响的芯片工厂。我一方面欣赏日本人的坚毅精神,对他们的危机处变能力佩服至五体投地。另一方面,我接受了精电只能使用日本生产的芯片这个弱点,是没有解决方法。朋友不是工程技术出身,但以一个常人脑袋想和一对常人眼睛看,芯片的制造过程复杂至难以形容,这不是可随时随地外判生产的产品,因为入行门坎太高了。

日本芯片工厂管理层向朋友解释未来的应对措施,除了在工厂加强设备,例如增设后备发电机,还提出一些中长期方案,包括在其他地区设厂。讽刺的是,当时他们提出的地区包括泰国。无论他们说甚么,分别也不大,因为我感觉到精电要继续依赖这家工厂,即使发生地震的风险依然存在。

刁钻供应链的现实是,可变的已变了,现在仍在做的单位个个武功高强,不可能话变就变。地震水灾过后,客户会跟受灾影响的供货商开会,嘈一轮,谈甚么应变方案,怎样避免同类事情再发生,但这一切其实都是一场骚,参与者心知肚明,这场骚一定要做,但结局是甚么都不变。供应链之刁钻已到了一个变无可变的地步,一是成本减无可减无得变,一是因为技术限制无得变。下一次某地方出现天灾,香港人又会发现,噢,原来这地方生产这些东西。

苹果与三星关系千丝万缕

供应链刁钻对我还有其他启示,我想到自己近期的爱股苹果。超人都有弱点,苹果一定也有弱点,我找到了苹果的弱点:不是一件产品,是一间公司──三星。苹果与三星的关系表面上是亦敌亦友,苹果在控告三星手机侵权,而三星是苹果 iPhone iPad零件的最主要供货商之一,两间公司强调做事均真,一单还一单。

相信苹果的供应链肯定刁钻至太空飞行这般精密,越精密代表越依赖供应链上的单位,即使苹果有后备供货商作为代替三星的准备,但三星在供应链上近距离观察竞争对手的运作,这是一个对苹果极之不舒服的感觉。我相信苹果继续依赖三星的原因是暂时没有别的选择。供应链不再是一项成本,而是致胜的武器,企业必须要掌握个中奥妙,我相信苹果是很清楚的。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37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