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G20在资本管制问题上应该保持沉默  

2011-11-07 17:1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总统萨科齐在获得11月3—4日的戛纳G20峰会的主办权时,曾他呼吁IMF出台强制性的“管理办法”来规范世界经济的资本控制(我们通常更愿意称之为资本账户管制)。今年4月,IMF出台了初步方案草案。

很奇怪,跨境资本流动管制一直没有在旨在加强金融监管的G20日程中出现过。但它们却是金融波动——使人们决定加强监管的原因——的中心元素。IMF已经证明,实施资本账户管制的国家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受影响最小。自2009年以来,人们已经接受甚至建议,此类管制对治理流入新兴市场的大规模“热钱”很有用。

如此说来,IMF的简易办法虽然方向正确,但却有误导嫌疑。因此,G20对IMF指导方案的支持对于一个正在试图从金融危机中复苏、同时又在预防危机重演的世界来说并不明智。

发达国家利率很低,复苏很慢,而新兴市场利率很高,增长很快,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投资者蜂拥涌向后者——巴西、智利、韩国、中国台湾,等等。而在最近几个月中,他们又纷纷从新兴市场中涌出,再次显示了此类资本流的波动性和危险性。

事实上,IMF在其《世界经济展望》中指出,这类资本流动容易吹起资产泡沫,破坏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触发货币升值过程并导致出口竞争力的损失。比如,巴西货币在2009年至2011年8月间升值了40%,直到几个月前才有所回落。

一些国家的对策是以不变应万变,但许多国家——包括日本和瑞士等工业化国家——积极地干预了货币市场。一些国家重启了资本账户流入管制,如对购买本国债券、股票和衍生品的外国投资者征税、对短期资本流实施储备金要求等。

巴西财政部长称这些动作为“货币战争”。萨科齐的着眼点也在此处,他将利用担任G20峰会东道主的机会力推治理资本流的强制性指导方案。

IMF的指导方案草案建议各国将资本账户管制作为最后手段,也就是说,在建立储备、允许货币升值、削减预算赤字等手段无用之后,才实施资本账户管制。作为对这些建议的回应,我们成立了一个由前政府官员和学者组成的独立特别小组,考察了资本账户管制的实施情况,并向发展中国家提出了此类管制的替代性指导方案。

在诸多发现和建议中,特别小组指出,在IMF所发现的资本账户管制有效的情形中,这些措施都是更广泛的宏观经济工具组合的一部分,而且很早就与其他措施配合实施,并非作为“最后手段”实施。除非一国已签署了限制此类管制使用的贸易和投资条约(许多国家确实如此),否则根据IMF协定,该国有充分的政策自由以自认为合适的办法管理资本流。将此类措施归于“最后手段”会压缩一国在需要尽可能多的工具来防止和减轻危机的关口的选择空间。

IMF、G20、金融稳定性委员会和其他机构不应该出台全球性的强制管理办法——这样做只能在违背各国意愿的情况下形成全球性、强制性的资本账户开放局面——而应该为资本账户管制正名,保护各国实施此类管制的能力。事实上,IMF可以协助各国防止回避此类管制,并与G20和金融稳定型委员会一道,引导各国就如何在资本账户管制问题上互相合作这一问题展开全球对话。

通过合作,各国可以发现可观的共同利益。工业化国家正在寻求从危机中复苏,希望信贷和资本留在国内以提振增长;而发展中国家也对吸引短期资本流入没什么兴趣。这就构成了一个基础,工业化国家应该调整税法并实施其他管制以将资本留在国内;而新兴市场则实施旨在改变结构、减少具有潜在破坏力的资本流入水平的措施。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