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洲央行一点也不央行  

2011-11-05 17:0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洲央行宣布了其购买政府债券的计划,但同时也让金融市场知道了它其实非常讨厌这个主意,并未作出完全的承诺,且时刻准备着将这一政策收回。事实上,欧洲央行是在表达这样的信念:由买入计划带来的政府债券价格企稳只是暂时的。

很难想象还有比债券购买计划更能弄巧成拙的事情。欧洲央行一开始就明确宣告,它自己并不相信自己的政策,因此该政策的失败已是板上钉钉。既然欧洲央行对正在买入的债券如此缺乏信心,你还能指望投资者有不同的感觉吗?

欧洲央行仍然认为,金融稳定性并非其核心职责。正如其去职行长特里谢所指出的,欧洲央行“的罗盘上只有一个指针,那就是通货膨胀。”由于欧洲央行拒绝充当最后贷款人,人们不得不成立了一个替代机构,即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但金融市场深知,EFSF没有足够的弹药来完成任务,且其治理结构也不足以让其胜任。

欧洲央行一根筋地专注于价格稳定,完全不顾金融稳定性,更不用说组成经济的员工和企业的福利了,或许其中最令人惊讶的地方是它完全脱离了中央银行的传统。现代央行发轫于19世纪20年代英国运河繁荣崩溃时期。在1825—1826年的金融危机和衰退中,一家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出手干预了金融稳定性,平息了因繁荣转入由泡沫破裂导致的悲观懊悔所引起的非理性动荡。

沃尔特·白芝浩(Walter Bagehot)在《伦巴第街》(Lombard Street)中引用了1825—1826年危机期间时任英格兰银行行长耶利米·哈尔曼(Jeremiah Harman)的话:

 “我们……以所有可能的方式以及从前从未使用过的模式放贷;我们买入安全事务股,我们买入国库券,我们为国库券预付款,我们为汇票预付巨额款项,简而言之,我们使用了所有不会危及银行安全性的手段,这并不是妇人之仁。看到公众在窘境中苦苦挣扎,我们竭尽全力予以帮助……”

当时的英格兰银行章程并未给予英格兰银行实行这一最后贷款人金融稳定操作的法定权力,但英格兰银行还是这么做了。

多年后,英国议会就是否修订英格兰银行章程给予其明确的最后贷款人操作的权力展开了争论。答案是否定的:给予其明确的权力有损于人们对价格稳定性的信心,因为当时已经“难以抑制滥发、贬值和欺诈”。事实上,给予英格兰银行明确的最后贷款人权力将意味着“票据贩子的黄金时代”。

但英国议会领袖们也认为,缺乏充当最后贷款人的法定权力并不会影响英格兰银行在必要时这么做。正如第一财政大臣罗伯特·皮尔(Robert Peel)所写的:“在需要勇敢地承担责任的时候,我敢说,人们会乐于站出来承担责任的。”

如今,我们的政治和经济机构在进行一场豪赌,赌去中心化的市场能比其他任何我们尚未想到的办法提供更好的社会规划、协作和资本配置机制。但是,自工业革命发端以来,这一体系的一部分就一直是确保人们相信契约会被执行、承诺会得到兑现的中央金融当局。一次又一次的历史证明,最后贷款人角色是这一功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这正是欧洲央行正在抛弃的东西。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9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