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穷人是经济危机的原因吗?  

2011-01-22 11:1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人依然对是什么造成了2007~2009年金融危机莫衷一是。是政府的错吗?如果是的话,又是什么错呢?

12月,在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FCIC)中占少数的共和党率先发布了不同意见。他们指出,错在政提升相对贫穷人群住房自有率的政策,太多的人背上了自己根本无法承担的次级抵押贷款。

这一说法颇有市场,特别是在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中,对2012年总统选举也会产生影响。但是,尽管FDIC中的共和党言之凿凿,他们能拿出支持自己结论的证据吗?美国穷人应该为几代人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危机负责吗?

麻省理工学院的达伦·阿西莫鲁(Daron Acemoglu)认为答案是否定的。1月上旬,他在美国金融学会年会上宣读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可在阿西莫鲁的麻省理工个人主页上下载相关材料)。

阿西莫格鲁将共和党的结论分解为三大问题。其一,有什么证据表明,美国政客会对低收入选民的偏好或愿望做出反应?

现有证据既不能证实,也不足以证否这个问题。但从我们手头的证据看——比如普林斯顿大学的拉里·巴特尔斯(Larry Bartels)的研究——在过去50年中,整个美国政治精英早实际上已不再与中低收入选民有共同偏好。美国官员的观点与收入分配金字塔顶层的人群要接近得多。

有很多理论能够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在我与郭庾信(James Kwak)合著的《13个银行家》一书中,我们强调了三大因素的结合:政治献金、华尔街与华盛顿的相互勾结、以及最重要的,意识形态转变——“融资是件好事、融资越多越好、不加节制的融资最好不过”。结论是明显的:相对穷困人口的声音和利益在美国政治中已变得微不足道。

阿西莫鲁总结了关于游说的最新研究。他认为,不少私人部门希望金融规则能变得更宽松,并为达到这一目的投入重金、不遗余力地奔走。次贷市场大繁荣的动力来自私人部门:由大投行在背后支持、由Countrywide 、Ameriquest等次贷巨头操作的金融“创新”。而实事求是地说,在危机之后得到政府慷慨援助的机构并非过度举债的房屋所有者,而是华尔街巨头。

阿西莫鲁接着问道,有什么证据表明美国收入分配自上世纪90年代以降逐渐恶化,促使政客以放松向“后进”人口发放贷款的标准作为应对手段?事实上,美国收入分配状况在过去40年中一直在恶化,但其时间路径与金融危机根本对不上。

比如,阿斯莫鲁与他的麻省理工同事大卫·奥特尔(David Autor)的研究表明,最高端的10%的美国人,他们的收入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大幅增长。与此同时,后50%以及最低端的10%的人群,他们的收入增长缓慢。但在20世纪90年代后半段,中低端人群的收入增长相对更快。因此,在21世纪最初几年,也就是次贷疯狂正盛的时候,中低端人群正是最有斗志的一批人。

阿西莫鲁还使用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和艾曼努尔·赛斯(Emmanuel Saez)的数据指出,美国收入最高的1%的工资分配动态与其他人不同。托马斯·菲力旁(Thomas Philippon)和艾里尔·热席夫(Ariell Reshef)指出,这一人群挣钱能力迅速提升似乎与金融业(及其他部门)的去监管化关系密切。换句话说,过去30年来“金融创新”的最大受益者并不是穷人(甚至中产阶级),而是富人,即收入本已很高的人群。

最后,阿西莫鲁考察了联邦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支持。平心而论,美国对自住屋主的补贴由来已久——大部分通过抵押贷款利息抵税的形式实现。但补贴并不能解释地产繁荣出现的时间和不同寻常的抵押贷款行为。

FCIC中的共和党将矛头指向了通过提供各种担保支持住房贷款的房地美、房利美和其他政府支持机构。不错,房地美和房利美皆是“太大而不能倒”的机构,这使得它们能够以更低的利率融资并承担更多的风险,导致缺少足够的股本来为风险暴露提供缓冲。

但是,虽然房地美和房利美跳进了可疑抵押贷款的泥淖(特别是Alt-A级贷款)并与抵押贷款商互相勾结,但它们的动作并不大,且下水的时间也已是地产繁荣期末期(比如2004~2005年)。房市繁荣的主要动力是贴着“私人标签”的证券化机制。对,私人。事实上,阿西莫格鲁指出,私有巨头们一直试图将房利美和房地美边缘化,将它们排除在快速扩张的细分市场之外。

FCIC中的共和党将政府置于危机罪魁最大嫌疑人的地位,这是对的。但政府之错并非在于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多。相反,30年来,监管者和各派政客均被私人部门所蛊惑,实施了大规模的金融去监管化,这使得一小撮私人部门精英——主要是华尔街人士——独吞了房地产繁荣所最甜美的部分。

而房地产繁荣的苦果则由其他社会阶层来吞,特别是那些教育程度和收入相对较低的人群,他们如今丢掉了自己的房子、工作、孩子的希望,甚至以上一切。这些人并没有造成危机。但他们却在为危机买单。


by Armen Levitt

作者注:原文为外文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及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中文。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