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元催化剂  

2010-10-30 00:2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在欧元启用后不久,我曾经指出接受统一货币的国家必将被迫进行这样或那样的结构改革。现在,10年过去了,情况如何呢?

令人惊讶的是,第一个进行改革的是德国。由于偏向出口导向企业的环境,以及工资限制(这点尤其令人瞩目),德国开始积累巨大的国际收支盈余。收支盈余支持了德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也使其失业率一直处于欧洲最低的水平。

在其他欧元区成员国,情况就大相径庭了。“五猪”(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一度从欧元中获得过巨大的利益,因为统一货币的使用移除了与货币相关的贸易壁垒,而统一利率则使五国利率降到了前欧元时代所无法想象的低水平。

不宁唯是,这些国家不再面临经常项目约束,因此可以放开手脚花钱而不会对经济造成明显的即时损害。于是,五国开始人为刺激经济增长,却没有动力根据欧盟《里斯本条约》实施不受欢迎的改革。

然后,全球金融危机呼啸而来。在最艰难的时刻(2007~2009),用途广泛的欧元和坚挺的欧元区受到了全世界的赞誉。当危机渐行渐远的时候,欧元区自己的问题却爆发了。

公共债务规模——金融危机时期在许多国家大举膨胀——加上成员国之间日益扩大的竞争力差距开始令市场担忧。有些投资者质疑某些国家的公债状况不可持续,进而开始担忧欧元本身的可靠性。

这一危险态势马上造成了反响。在欧洲层面,我们看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迅速动员。欧盟总统范龙佩正在准备一个将强财政监督、预防和解决问题的框架。正如“欧盟之父”莫内在其35年前的回忆录中所预言的那样,“欧洲正在危急中前行,我们必将找到解决问题的总办法来克服危机。”

不可否认,受危机侵袭的所有欧元区成员国目前都在进行结构改革。一夜之间,改革成了当务之急,甚至——在金融市场的强大压力下——成了事关生死的大事。

以 处境最艰难的国家——希腊为例。希腊目前正在或计划在劳动力市场、退休金体系及其他部门和行业中推行改革。这些改革能够为强劲的经济增长积聚能量,为希腊人民带来希望,体现了在“什么是希腊长期所需要的”这一问题上公众观点的深刻变化。事实上,除了零星的社会动荡,希腊人民中的大多数承认希腊需要改变,也并不反对改变。

欧元质疑者会说是危机本身而不是欧元催化了改革的推行。实事求是地讲,光凭欧元确实不足以触发改革。但是,欧洲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没有欧元,光凭危机同样触发不了改革。

欧元出现以前,一国一旦出现公共财政危机,就逃不过注定的悲惨结局:货币贬值,然后通过通货膨胀来减轻债务负担。没有结构改革,危机过去不多久,一切就会回到“老方一帖”的摸样。这一点,只要看看这次希腊危机之前那么多次希腊式危机的发展情况便知。

欧元质疑者鼓吹这一次继续使用竞争性贬值的老伎俩,我们必须坚决抵制。竞争力下降的欧元区成员国已不再能够绕过困难,只能通过货币“应急办法”进行改革,将负担转嫁到贸易伙伴那里去。而以邻为壑政策总是倒行逆施,令骄奢淫逸者受益,令勤俭节约者受损。

对结构改革的实施和筹划而言,最重要的问题不在于是欧元还是危机,或是两者的结合触发了这一过程,而是这些改革是否能够成功。显然,改革失败会造成巨大的政治成本,各国领导人必将竭尽所能避免覆辙。他们已经显示出坚定的决心,我们有充分的乐观理由,这一次会与以往不同。


By Armen Levitt

编者注: 博主原文为繁体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普及经济学,财经博客编辑特将本文改为简体。

  评论这张
 
阅读(10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