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大企业与政治献金  

2010-09-23 22:3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美国最高法院发布了一项决议,扩大了公司把资金用在政治运动与候选人上的自由范围——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公司早已享有的自由。这引发了一些众所周知的问题:民主与私权。但通常也忽视了另一个关键的问题:谁应该为上市交易公司决定是否将资金用于政治活动,数目多少,最终的目标是什么?

根据传统的企业法惯例,与普通的企业决策一样,上市公司所作出的政治决策同样受这些法规的约束。因此,做出这类决策不受普通股东或者独立董事干预,也未披露细节。然而,所有这些却是企业法为做出其他行政决策(例如涉及管理层薪资水平或关联方交易)而制定的保证条款。

然而在最近的一个文章中写到:政治决定与普通的企业决策有着本质性的差别。谈及这些政治决策时,董事,主管,主要股东们的利益通常与公众投资者的利益发生明显偏离。

例如当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或者持有控制权的股东,支持一项或左或右的政治运动,并希望用公司经费给予赞助。然而,我们不认为公司内部人士的政治偏爱代表为公司提供资金的公众投资者的偏好。而且,一旦这种利益冲突存在,使用公司资金支持公共投资者不支持,甚至反对政治事业很可能将超出规定使用的货币金额转嫁给公共投资者。

为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立法者应该批准关于政治决策经费的保证条款,以限制这些决策背离股东的利益。首先,要求上市公司向公众投资者详细披露,以政治经费的任何资金数额与受益人,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地方式资助。这点是至关重要的。

在扩大企业政治开支的权力方面,美国最高法院依据“企业民主程序”以确保这类开支并未偏离股东利益。然而,清晰可见的是,倘若政治开支不对公众投资者透明,那么这些程序则收效甚微。

为使这种披露有效,公众应当知晓通过中介机构的政治捐款。例如在美国,代表商业部门或者特定行业的各类组织机构向各企业筹款,并且每年花费10多亿美元,以此设法影响政策走向的制定。然而,透露这些组织机构的开支对象时,却没有能让任何一家上市公司的投资者知晓他们的企业是否给这些组织筹款,数额多少的公开披露。投资者应该知晓这些信息。

而且,上市公司的政治开支决策的权力不应像日常管理一样,仅局限于管理层。独立董事应该担负重要的监督职责,如同他们处理可能涉及介于公司内部人士和公众投资者的利益分歧的其他敏感问题时所扮演的角色那样。此外,这些董事都应当提供一份年度报道,解释说明上一年他们所做的各项决策。

立法者们也应考虑给公众投资者提供话语权,就各项政治开支决策发表意见。例如在英国,上市公司遵从这样的规定已有十余年。任何超过5000英镑的政治开支都必须得到半数以上的股东同意。一旦执行这项法规后,政治开支虽然还至关重要,但某种程度已不如以前。

就政治开支的数额,股东们与公司内部人士观点不一,而且就事关如何定位政治开支的目标也有分歧。但是,允许股东们在企业年会上通过涉及公司政治开支,具有约束力的决定,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例如,股东能够决定公司不能将资金用于某种政治目的上,或者规定在分配任何授权预算方面,企业必须遵循某种原则。这类决议能够极大地加强内部人士按照与股东利益相一致的原则,锁定企业政治开支的动机。

准许公司将资金用于政治活动的法律规定,是以公司地位在政治平台的合法表现为前提。但是一个公司命令不应机械地,强迫性地与管理层指令一致。因此我们需要一项新立法确保公司用在政治活动的资金不偏离股东的利益。


By Armen Levitt

编者注: 博主原文为繁体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普及经济学,财经博客编辑特将本文改为简体。

  评论这张
 
阅读(9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