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元的“皇帝新衣”  

2010-03-25 19:5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峻的挑战面前无所作为,这是欧盟的一贯作风。欧盟引起世界关注的时刻少之又少,这正是欧洲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江河日下的原因。

1958年签署的《罗马条约》成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成为欧洲的一大进步。然而,建立共同市场的同时却并未成立共同政府,这为日后的种种麻烦埋下了伏笔。自从欧盟东扩至27个成员国及其内部16个国家组成欧元区之后,虚夸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了。从历史来看,欧元区许下的种种承诺是它远无法兑现的。

最近的希腊金融危机是现实与虚夸之间存在鸿沟的又一例证。事实上,这是一场由扩大(现在讨论的是欧元区扩大)引发的危机。上世纪90年代,欧盟大力推行前所未有的财政规范——通过伪造账目向希腊施以援手——葡萄牙、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被戏称为欧猪四国)于2002年借此成功加入了欧盟。但是,各国此后便又再次肆无忌惮起来。地中海国家不断肆意挥霍,自信地认为无需向市场问责。

眼下,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uble)表示,一切要适可而止。他呼吁成立欧洲货币基金(EMF),向深陷政府债务拖欠危机的国家提供紧急贷款。有关国家如若不予配合,将面临高昂代价严格条款强制处罚

简单地说,这意味着在短时间内,欧洲货币基金援助的一国国家财政将外包给对外关系委员,这与19世纪急需再融资以摆脱债务的拉美国家的处境如出一辙。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曾预言,一、二十年之后的单一货币将轰然倒塌。眼下,其理论已得到了某种验证。归根结底,朔伊布勒也明白自己提出的条件并不为政界所接受。因此,朔伊布勒提出,无法满足其条件的国家在确保欧盟成员国资格的前提下,最终都应退出货币同盟。更有甚者,德国如果无法迫使弱小盟国就范,它也将自行退出。

在地中海危机面前,欧元区的顽疾暴露无遗,即缺少一个共同政府。欧元区并非最理想的货币区域,因此它需要各种手段来应对所谓的非对称冲击——此类冲击能对某些成员国造成更大的影响。即便如此,欧元区仍然捉襟见肘,特别是缺少一个有权征税和贷款的财政部,以及一个能为成员国银行提供最后贷款的中央银行。

朔伊布勒的提议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都具有重要意义。经济上,该提议暴露了两派在外部失衡上的巨大分歧:一派认为应归咎于消费过少,一派认为消费过多难逃其咎。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曾希望迫使顺差国家增加消费或提高贷款。但是,逆差国家有义务内务管理妥当”这一传统教条却占了上风。令凯恩斯欣慰的是,国际货币经济组织于1944年成立,以严格的条款向逆差国家提供短期援助。事实上,这与眼下德国提出的欧元区提议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朔伊布勒的观点体现了德国挥之不去的通货紧缩前景。德国当局一向采取保守的财政政策,并希望欧盟其它预算赤字大国通过财政规范、内需下降及出口高增长来恢复经济健康。在德国领导人看来,问题不在于德国的高储蓄率,而是欧元区其它国家的过度消费。

《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表达了不同看法。他同样将矛头指向了中国。德国与中国都存在储蓄相对于投资过剩以及贸易顺差庞大的问题。它们都对其财政优点大谈特谈,认为逆差国家必须停止不负责任的无度挥霍。

沃尔夫正确地指出,这种论点在经济上是自相矛盾的。某地区的储蓄积压会为其它地区带来失业。忠实的储户应该增加消费,允许消费大户做出更多贡献并保持与其收入相符的生活水平,而不是如苦行者般节衣缩食。如果没人愿意消费,那勤俭节约就不是美德。

朔伊布勒惊人之语的主要影响体现在欧盟的地缘政治上。欧洲的政治精英一向将欧盟视为多极世界的一支。但欧洲是何种定位?低于联邦国家却又甚于同盟国,缺少政治重心,缺少固定边界。如果美国、中国或俄罗斯领导人希望与欧洲对话,那他应该和谁联系?缺少内部统一或外部形态的欧洲不过是个地缘概念而已。

由此看来,朔伊布勒提议的重要意义在于,欧元区应该回归可治理的较小规模。事实上,该提议正是大德国小德国之间的强烈对比。前者由理想主义者于1848年所构想,后者由俾斯麦(Bismarck)于1871年提出。

朔伊布勒就像那个不敢当面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小男孩一样,将现实主义的矛头指向了全欧洲领导人至今仍被迫采取的夸夸其谈。面对不向欧洲项目提出任何质疑的禁忌,朔伊布勒选择了与它分道扬镳。在那些注重稳扎稳打而非异想天开的人看来,朔伊布勒的观点是值得欢迎的。


By Armen Levitt

编者注: 博主原文为繁体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普及经济学,财经博客编辑特将本文改为简体。

  评论这张
 
阅读(17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