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伊朗:崩溃中的穆拉经济学  

2010-02-27 18:0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伊朗政府与反对派间的对峙仍在持续之际,有一种很少被人谈起的因素或许将决定其结局,这便是伊朗经济摇摇欲坠的局面。该国经济的僵硬表现是否最终将成为打破平衡的力量呢?

自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经济便一直在苦苦挣扎,其原因可被部分归咎于美国在三十年前对伊朗实施的经济禁运。苦于技术短缺和现有设备缺乏备用零件等原因,2006年原油产量在欧佩克组织内位列第二的伊朗,如今却已成为成品油产品的净进口国。事实上,伊朗石油产业的状况在2007年已恶化到必须引入汽油配给制度的程度,而这一政策则为欣欣向荣的黑市交易创造了条件。

毫不奇怪的是,这种短缺为通货膨胀火上浇油。在200911月,伊朗中央银行(Bank Markazi)在报告中指出,该国年度物价水平上涨了22%。为了激励投资,该国采取了新的措施,以允许外资银行进入其金融体系。不过,尽管许多银行提出了申请,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家获得许可。

人们可以在伊朗与土耳其的经济关系中、清楚地看到伊朗经济的衰败景象。两国的贸易联系历史悠久且根深蒂固;而2008年伊朗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对土耳其的访问,也被认为是两国贸易的利好消息;当时双方决定到2011年时将双边贸易额翻一番,达到200亿美元,并进而在2012年达到300亿美元。土耳其政府甚至允许该国出口商以伊朗里亚尔进行结算。

不过,尽管政治领导人勾画出了如此美妙的蓝图,但土耳其在伊朗最大的投资企业中,却有八家正在撤资。按照其中一家公司的说法,“伊朗的投资环境不甚明朗”;而该公司在离开伊朗时,甚至没有对其在自己所创立的一家公司内所占的60%股份寻求补偿。

其余的土耳其投资者也发出了相似的怨言。塞瑟·阿姆巴拉吉公司由于“承诺未被兑现”而离开伊朗;在新的德黑兰霍梅尼机场工程中中标的TAV控股公司,甚至从未获得开工的机会;而另一家在2008年以6.5亿美元购得拉兹公司(该公司是伊朗最大的石化企业之一)的古布莱特斯公司,也由于行政部门的限制,而未能开工生产。此外,提议中连接土耳其黑海港口特拉布松与伊朗阿巴斯港的货运通道,也由于伊朗方面的犹豫不决而未能化为现实。

此类遭遇厄运与错失良机的案例还有很多,根据伊朗-土耳其商业委员会副主席的说法,“在伊朗做生意极为复杂。”而另一位前土耳其驻伊朗外交官则以严厉措辞对伊朗的商业环境加以描述:“伊朗人在与外国伙伴打交道时,似乎更乐于接受两败俱伤的结局,而不是获得双赢。”

人们可以从土耳其企业败走伊朗一事中获得怎样的教训呢?一部分人将失败归咎于该国极差的基础设施和高昂的路税;另一些人则认为伊朗几乎不存在的银行体系才是罪魁祸首;还有一些人则称“看不见的美利坚之手”才是幕后元凶,他们认为美国担心看到伊朗和土耳其变得太过强大的局面。

不过,伊朗功能失常的经济,其真正根源在于该国独特的政治与经济权力分享格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伊朗经济几乎完全由政治人物所掌控。两万家公营公司消耗了该国预算的65%,占据着80%的出口与50%的国内贸易;而国有银行的市场份额则达到85%

这些公营公司构成了所谓的基金会(bonyad)经济。这是一种与宗教当局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并由当局进行实际管理的基金会。通过这种基金会,毛拉便可在大部分的生产与交易领域中获得发言权。

而另一种围绕着伊朗伊斯兰武装力量动员队(basij)的经济网络也正在浮出水面,并与基金会并驾齐驱。伊朗伊斯兰武装力量动员队是一股与伊朗革命卫队(pasdaran)间存在联系的准军事力量,而革命卫队又与艾哈迈迪内贾德过往甚密。自从艾哈迈迪内贾德就任总统以来,他便鼓励这种动员队经济;如今,革命卫队也被授予交易许可,并享有某些港口的独断控制与使用权。

这两大网络常常彼此展开竞争(如果不是发生冲突的话),这一现象反映出了伊朗当前的政治乱局。而另一种团体的存在,更是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混乱。这种名为“换币者”(sarrafs)的机构主要是一些私营放贷机构,它们是外国投资者与伊朗公司(无论是动员队还是基金会)之间的关键连接者;这些机构拥有外国投资者所缺的交易许可(karti bazargani),因此在任何一场贸易交易中,这些机构也是参与方之一。在这种情况下,难怪在伊朗做生意会成为迷宫般的梦魇了。

伴随着该国国内政治危机与全球经济危机,这些国内冲突也已趋于恶化。局势似乎被非理性气氛所笼罩。比如,伊朗毛拉撤消了德黑兰与安塔利亚之间的航线,其理由是这条航线使得伊朗人得以接触土耳其的“罪恶”消遣活动,不过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条德黑兰与伊斯帕尔塔之间的航线,该航线将伊朗人送到140公里外,它的作用仅在于令旅程变得稍长一些而已!

伊朗受此类狭隘思维所制,似乎连在那些最为明智的政策上都无法取得进展。比如,伊朗尚未批准诸如经济合作组织贸易协定(ECOTA)这样的国际经济协定,此类协定原本可以强化该国与邻国间的经济联系,而这些邻国均为穆斯林国家。

据说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当它开始进行改革之时,将会迎来最为危险的时期。伊朗经济尚未到达这样一种时期。不过对于该国政权而言,与令如今这个封闭腐朽的体系踏上开放之路相比,选择无所作为明显要更为危险。


By Armen Levitt

编者注: 博主原文为繁体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普及经济学,财经博客编辑特将本文改为简体。

  评论这张
 
阅读(16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