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欧洲与亚洲的文明及经济浅谈  

2010-11-23 22:3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亚洲有着相当高的地位,经常对欧洲持批评态度。最近,他在被问及亚洲应该如何向欧洲学习时回应说,欧洲首先是和平之洲、同情之洲、合作之洲。

 “亚洲”在文化、历史、宗教、社会和经济各方面都与欧洲截然不同。亚洲的多样化程度要大得多。但长期以来,“亚洲人”一直在关注并思考着欧洲人的实验。开明的日本精英为法德和解感到欢欣鼓舞。这一模式可以被日本仿照用于改善与以前的敌人——韩国与中国——的关系吗?当今,中国正在以不可阻挡之势迅速崛起,外交口气和手段正变得越来越强硬。在这种情况下,欧洲的历史经验——新仇旧恨都能一笔勾销——就显得尤其具有吸引力。

恐怕没有人能自然而然地把中国追求同情心联系起来。但最近,一些中国人认识到北欧社会模式的价值,不时组团前往奥斯陆学习经验。

中国精英们的考虑是现实的:只要中国能够转型为社会福利国家,人民就可以减少储蓄、增加消费,国内市场就能接过出口撑起经济增长。虽然欧盟的形象早已没有以前那样高大,欧洲的“主权分享”仍有很多吸引亚洲人的地方。

在马凯硕眼中,“欧洲经验”是十分清楚的。如果亚洲开始出现“欧洲式的社会与政治和谐”,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

欧洲人自己正处于自我怀疑中,特别是忧郁的法国人。这时居然大受长于思辨的亚洲人的推崇,真是喜莫大焉。不幸的是,欧洲从来没有认识到和平地克服自身劣根性的价值。

此外,欧洲人应该以相同的开放精神寻找自己能够亚洲人那里学点什么。在一个多级的世界里,实例与灵感往往并不指向同一方向。欧洲人不应该继续带着“西方”的傲慢与无知看不起亚洲人,自诩为普世价值的唯一传递者了。

当然,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亚洲”这个概念本身是西方式的。亚洲人自己并不把自己视为“亚洲人”,至少与欧洲人自视为“欧洲人”不同。比如,印度的传统就与中国截然不同,更不用说日本独特的经验了。

但我们仍不妨问问,既然亚洲人看欧洲是“和平、同情与合作”,那么欧洲看亚洲是怎样呢?是希望、活力、长期的思辨,还有好奇心?

希望是一种精神状态,不仅由经济增长决定。希望意味着信心,亚洲年轻一代都不缺乏这种特质,而欧洲的年轻人——对他人傲慢,对自己放纵——到是通常缺少反思现状的“胃口”,总是寻求从生活中获取保护。许多中国人的梦想是像欧洲人那样消费,而大多数欧洲人的恶梦是自己得开始像中国人那样努力工作了。

对未来充满希望能给人们带来信心和活力,欧洲人不但缺乏希望,也缺乏对“其他人”的长期思辨和好奇心。结果,他们对亚洲的历史、文化和语言所知甚少。相反,许多年轻的中国人和印度人毕业于最好的西方大学(大部分是美国大学),深刻理解西方思维,因此觉得自己明白“什么使我们行动起来。”

事实上,他们既是“我们”,也是他们自己。有多少欧洲人敢说自己熟知“他们亚洲人”?如此之多的亚洲学生在西方学习,而如此之少的欧洲人(西方人)在亚洲学习,这并不是欧洲思维和模式占据主导地位的信号。相反,这体现了我们思维——如果不是文化的话——的贫乏。

我们需要放开欧洲人的胸怀,拥抱亚洲思维甚至不同的社会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得抛弃自己的价值。亚洲人怀着景仰之情所思考的和平、同情和合作正是这种一些亚洲人所认为的“西方”价值以及我们所认为的“普世”价值的直接产物。


编者注:博主原文为繁体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简体。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