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德国对欧洲债务危机的妥协  

2010-11-13 11:5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对抗,再妥协”大可以成为德国成功和欧盟协商的不二法门。德国愿意救助欧盟成员国,以此换取对被救助国采取更加严厉的财政紧缩和中止投票权,但是安格拉·默克尔总理还要求一劳永逸的危机解决机制:修改《里斯本条约》和对可能正在损害欧元区稳定的投机者发出公开警告,这一要求影响深远广泛。

在德国国内,默克尔的要求稳定了对希腊救助感动不快的选民。它们也使无法给自己国家提供更好选择的反对党社会民主党无话可说。此外,默克尔的强烈反应提醒了欧盟谁是真正的欧盟主导者,与此同时,也提供了解决危机管理的合理方法。

当经济危机开启欧盟财政问题的潘多拉盒子时,德国果断出手救助了希腊。然而,德国在支持希腊过程中根本没有展现政治团结的典范形象,而是处处表现出不愿意和谴责,这很快引发了人们对一个成员国要退出欧元区的担忧。

希腊债务危机凸显了一项重要的教训:协商对欧盟的生存至关重要。此外,德国从这个事件中脱颖而出,敏锐地意识到了其在协商解决泛欧洲问题中的作用。

德国政府对希腊的愤怒反映了公众的情绪和安格拉·默克尔自身迫在眉睫的需要:改革社会保障、养老金、教育和银行来削减本国的预算赤字。来自其执政联盟中自由党派自由民主党人的压力使应对这项艰巨的挑战难上加难,因为自由民主党人还希望减免税收。

到目前为止,属于基督教民主党的默克尔成功地在议会与执政联盟的盟友达成了一份共识。但是她面临的核心问题仍然是推动国内经济的扩展和在自身的欧洲战略方面达成平衡。实际上,默克尔和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到了十字路口。该国会继续走价格稳定的老路呢,还是必须选择更加自由的市场道路呢?

当然,德国并不提倡需要货币扩张和通货膨胀的盎格鲁—撒克逊增长模式。然而,政府和形成德国经济中流砥柱的专业化中小型企业(Mittelstand)受到了该国在今年早些时候享受的强劲出口驱动型复苏的鼓舞。如今,默克尔必须考虑出口驱动型复苏是否能治愈该国的长期经济疾病。问题在于真正困扰德国经济的是低迷的国内消费和投资,这些问题还需要解决。

对欧洲而言,对希腊债务危机下的赌注可谓是不惜血本。欧洲采取了11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遏制资金外流并重建欧元区的市场信心,连较大的成员国也只能竭力获取信贷。德国对此次危机作出的回应不仅仅具有财政意义,是默克尔政府意识到一个国家退出欧元区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标志。

德国也正在承认欧盟成员国之间市场的基本相互依赖性和过多的体制差异在这种情况下构成的威胁。或许最有趣的是,德国被迫重新意识到,不与其他成员国进行协商,欧盟内的问题就不可能解决。

实际上,欧盟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协商机制。德国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希腊和葡萄牙在加入欧元区之前存在严重的财政问题,但是经过协商,它们加入欧元区成为了可能。此外,尽管德国和法国在欧盟经济管理方面意见相左,但是现在协商为达成一致的欧盟立场铺平了道路,这为较弱的欧洲南部“橄榄枝地区”经济体做好了准备,稳定了金融市场,还有人希望为协调和可控的经济增长定下基调。

20年的统一教会了德国一些真理。现在逆境可能不仅正在给德国,而且给整个欧盟传授一些宝贵的教训——协商要比争吵不休好、早到位的援助最有效、实施必不可少的战略要比竭力回避问题好。


编者注:博主原文为繁体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普及经济学,现特将本文改为简体。

  评论这张
 
阅读(17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