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conman的博客

局內人的閑話經濟學

 
 
 

日志

 
 
关于我

讨论论坛: http://www.science-economiques.org/

网易考拉推荐

法规是拿来遵从还是强奸?  

2009-12-19 23:0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明年开始,英国全体上议院议员除了宣誓效忠女王之外,还必须签署一份诚信保证书。或许有人会说这些原则无懈可击。但不久之前,人们还相信受命为主权者出谋献计的官员能以其诚实正直胜任这一要职,并且相信荣誉准则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

但今时不同往日。眼下,大家都必须当众承诺诚实守信;而只有一人鼓起勇气站出来指责这一新程序令人难堪。

强制签下行为准则保证书是由议员开支丑闻所引发,这个丑闻使得英国政坛在 2009 年大部分时间内不得安宁。

然而,该丑闻却有其深层的历史根源。 1910 年之前,英国的立法者没有分文报酬。虽然之后实行了薪水制度,但薪酬仍低于专业人员,因为当局认为议员应该乐于牺牲某些个人利益来为国家服务。

在上世纪通货膨胀横行的 70 年代,英国建立了一套错综复杂的 “ 津贴 ” 制度来改善议员的低薪问题。议员可为公务相关物品申请保养津贴。但随后的监管不力加上人类贪婪本性的驱使,各种假公济私的小伎俩层出不穷。

而到了今年 月,伦敦的《每日电讯报》则开始披露议员报销申报的细节。该报不遗余力的“ 曝光议员姓名并严加指责 ” ,揭露了行为不端的议员如何利用管理漏洞谋取个人利益。

多数不良行为影响不大,仅有部分触犯了法律。人脉甚广的执政党工党议员报销了新近购买的中产阶级奢侈消费品费用,包括:第二套房产,仿都铎大梁以及等离子电视。

相比之下,保守党的富豪大亨们则为自家泳池锅炉维修、水渠清理以及吊灯安装申请报销。此类行为的相继曝光已使超过 100 名立法者引咎辞职。现在,个人荣誉感已不足以保证立法者按章办事了。

这桩开支丑闻正是一个荣誉被金钱腐蚀的社会的象征。眼下的人们都认为个人行为不再以荣誉为指引,而是唯利是图:他们会不遗余力地为自己谋取利益。在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遏制这一局面的唯一办法就是从外部施加严厉制裁。老生常谈的 “ 信任 ” 现在已被 “ 责任心 以及 “ 透明性 ” 所取而代之。人们只有在监管之下才能安分守己。

市场概念已不知不觉地渗透到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而此之前一直是非市场规范的传统领地。越来越多的政府职责,包括进行战争、教育儿童或惩治罪犯,都被外包给了私营企业。美国在伊拉克就雇有超过 10 万家私营 “ 军事承包商 ” 。公共服务的道德体系正在被无数的合同和经济激励机制所取代。

个人选择的市场逻辑正不断侵蚀基于社区意识的社会逻辑。过去,人们的领袖都是自己社区的头领,都为他的人民所熟识,人们羡慕他们诚实正直、办事公平的美誉。不断沟通加强了当地人对领袖的认识,这正是信任之源。正因为这些不良行为的有力限制因素遭到摒弃,人们才会不断要求公共 “ 课责 ” 

人们不断追求市场效率也导致了更大的社会复杂性。今天,大多数社会服务所倚仗的体系已令其用户完全无法理解。人们呼吁增强 “ 透明性 ” ,但却不了解复杂性正是透明性的天敌,正如简约代表信任一样。复杂性会产生道德混乱,会使人际关系沦为合同关系。

议员绝非是这场公众质疑风潮下的唯一或主要受害者。一些最受敬重的银行在被曝光后,成了道德欺骗的罪魁祸首,继而引发了建立全新监管框架的呼声。然而,对政治家普遍失去信心的危险性更大,因为这动摇了自由社会的根基。

缺少信任的社会与自由的理念背道而驰。在这样一个社会,会出现日益薄弱的管理与监督,因而进一步减少信任并纵容徇私舞弊。毕竟,人类本性并不完全在于唯利是图,它同样会从智拿巧取中得到满足,就像别出心裁绕过各种法规一样。自由的社会需要高度信任来减轻监测治理的负担,而信任则需要内在的荣誉、诚实以及公平标准。

人们更愿在享有充分信任的情况下奉公守法,而不是迫于法规的压力或法律制裁的威吓。自由社会必须容忍一定程度的犯罪及腐败现象,但其发生概率却低于政府、法院和警方高压统治下的社会。从前的共产主义社会中个人犯罪现象其实并不存在,但国家犯罪却猖獗泛滥。

信任缺失的情况并非无法避免。我们可以做出选择。社会能够通过限制不稳定因素发展来保障以信任为基础的社会生活。法律能够为家庭等培养责任感的组织形式提供便利,并在最大可行限度内下放决策权。政治家应该放下宗教信仰即 “ 麻烦 ” 的错误观点,应视其为社会良好品行的有力保证。

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在于督促政府官员克己奉公。但如果像英国这样,为了短时间内促成法律或法规改革而掀起如此规模的公共反 “ 不良行为 ” 声潮的做法只会适得其反。每次媒体捅破丑闻后,良好规范的发展都会面临短暂休克。为重建对政治阶级的信任而进行立法或制定法规是不得已而为之,却绝非首要措施。


By Armen Levitt

编者注: 博主原文为繁体写作。为便于网友阅读,普及经济学,财经博客编辑特将本文改为简体。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